元元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惹春风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弱水城与锦国的渊源(下)
    云月颜

    萧姵想做大将军,但她想的只是替大魏守土固疆,保护百姓免受他国士兵的欺凌。

    直到此时此刻,面对刚认识不久的淳于城主,她第一次有了不同的想法。

    倘若有朝一日,姐夫也如同他的祖父崇武帝一样,想要开疆拓土四处征伐,她要不要去做他手中的利剑?

    倘若想要侵略他国的皇帝换作嫡亲外甥小珞珞,她又会做出怎样的抉择?

    她用力握了握拳,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多谢城主开导,那些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我不会在意的。”

    淳于城主微微颔首:“魏国与离国对锦国的战争一直持续了十多年,把清德帝在位几十年攒下的家底几乎都折腾光了。

    若非崇武帝驾崩,锦国真不知道还能坚持几日。

    魏国和离国退兵后,清德帝打算重整朝纲。

    没想到他的堂兄,也就是锦国的襄王,趁他抵御外敌的机会培养了一大批军队,一举夺下了皇位。

    清德帝对他的皇后情有独钟,为她虚设后宫,两人膝下只得一子一女。

    襄王心狠手辣,亲手将清德帝和皇后斩杀于大殿之上,自己登基为帝。”

    萧姵很不愿意听这种事情。

    自古以来皇室便是如此,为了皇位骨肉相残血流成河。

    母亲的早逝固然与父亲脱不了干系,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永王起兵谋反。

    桓郁见她神情有些不耐,伸手扯了扯她的袖子,这才对淳于城主道:“您说的襄王,可是如今的锦国济安帝?”

    “正是,他如今已是年过花甲,脑子早已经糊涂了,皇子们争斗得非常厉害。”

    萧姵的心情稍微好了些,问道:“城主刚才所说的那五万锦国人,应该都是拥护清德帝的人吧?”

    “郡主猜的不错,清德帝和皇后被斩杀后,他们不愿意在济安帝手下讨生活,便逃离了锦国。”

    萧姵想了想:“弱水城向来不与三国来往,城主那时还那么年轻……您是怎么下决心收留几万锦国百姓的?”

    淳于城主毫不掩饰眼中的欣赏之色:“郡主的话说得太过委婉了,正如你所想,我那时喜欢上了一位锦国的姑娘。

    在她的恳求下,我收留了锦国的五万百姓。”

    萧姵挤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难怪姐夫总说太过聪明的人表面上挺招人稀罕,其实也讨厌得很。

    在他们面前,所有的想法都无所遁形,着实有些可怕。

    桓郁道:“城主喜欢的姑娘,应该就是后来的城主夫人吧?”

    萧姵白了他一眼:“你这不是废话么!城主是何等人物,喜欢的姑娘肯定要娶回家嘛!”

    淳于城主略带惆怅地笑道:“二位所言不差,内子姓韩,是锦国有名的世家大族的姑娘。

    因为她的父亲济安帝迫害,她才带着那些百姓前来弱水城投奔于我。”

    “哦。”萧姵笑道:“原来城主与夫人早就相识啊?”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淳于城主并不打算隐瞒。

    况且这两名少年男女虽然与他相识不久,却给了他一种久违的亲切感。

    许多年未曾与人谈过心事的他,竟然生出了不吐不快的豪情。

    “不瞒二位,我与内子的相识,却是源于济安帝的女儿。

    那时我与郁公子年纪相当,还没有坐上城主之位。

    魏、锦、离三国中,魏国兵强马壮,离国善于经商,锦国最重诗书。

    我自幼便喜欢钻研书画,对锦国的好几位书画大家慕名已久,便以游历为由去了锦国。

    在那里我认识了襄王的女儿湘东郡主,并很快折服于她的才华。”

    萧姵暗道,城主这般高才,能让他折服的女子,该是多么的惊才绝艳?

    可他方才说,那时他和桓二哥差不多大,想来那湘东郡主的年纪也就是十多岁。

    她当然不会看不起女子。

    可一名十几岁的闺阁少女,就算从出世那一日起便开始不眠不休地学习,又能学会多少东西?

    读书和习武还不太一样。

    生搬硬套死记硬背,在普通人面前的确可以装作才高八斗高深莫测。

    可一旦遇到真正有才华的人,所有的毛病和短处都会暴露无遗。

    桓郁的想法与萧姵差不多,但他没有多想,而是直接问:“那位湘东郡主究竟有什么样的才华,竟能让城主折服?”

    淳于城主道:“说起来你们恐怕不太相信。我不敢自称才高八斗,但真正有大才的人却是见过不少。

    湘东郡主论琴棋书画都只是寻常,可她却懂得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有些甚至是我闻所未闻的。

    比如说她会做一些口味独特的菜,还会讲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

    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她年纪虽小,却十分懂得别人的心事,与她聊天每次都会有很大的收获。”

    萧姵有些好笑道:“恕我说句不太中听的话,城主说了这么半天,我也没听出这位湘东郡主有什么特别之处。

    会做一些口味独特的菜,只能说明她好吃而且好学。

    凭她的身份,什么样的好厨子和好食材都能寻到,只要她不是笨得无可救药,努力学个三五年就能出师。

    正所谓师傅引进门,修行在个人,剩下的就看她怎么发挥。

    至于说那些奇奇怪怪的故事就更没啥奇怪的了,襄王府那么多的门客,总有一些人会有独特的经历,一人给她讲一个就足够了。”

    剩下的话她都不好意思说了。

    有些女人就是最懂男人的心事。

    就好比大魏皇宫里的那些妃嫔,整日闲着没事就琢磨姐夫在想什么。

    一旦有机会面圣,可不就是捡着好听的说?

    说上百八十句的,总会有那么几句说在姐夫心坎上。

    遇到姐夫心顺的时候,她们就成了所谓的“解语花”。

    遇到姐夫心不顺的时候,冷宫里就会多一个寂寞女人。

    淳于城主笑道:“郡主小小年纪,懂得倒是不少。

    不过湘东郡主和你想象的不一样,她做的那些菜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说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故事,也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