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修仙之风月 > 第780章
    请帖比赛是卯时正开始,但实际上镇的阵法在子时就已经开启了,到华梦镇的弟子们其实能提前进入幻境。

    不过,大部分人都很老实地等在了门口,完全没有把握住优势的机会。

    只有个别人,例如归元门的温熏风这样的聪明人,或者是一个背负着双剑,一看就是北斗堂出品的鲁莽鬼,才频频看向镇的界碑。

    双剑弟子看了半,忍不住道:“没有人看守,我们可以偷偷溜进去。”

    “比赛要卯时才开始,你要找死,别拖着我们。”一个关系不太好的同门反驳。

    另一头,焦远问温熏风:“你看什么呢?”

    “门口没有人守着,很奇怪。”温熏风道,“这不像是积分赛的风格。”

    “积分赛是什么风格?”其他人懵逼,“这不是新地图吗?”

    温熏风道:“积分赛一向不是一局定胜负,而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前面失误,后面可以弥补,前面得势,后面也可能失败,但无论如何,每个选择都会影响后续的发展。”

    焦远:“所以?”

    “比赛应该从拿到帖子就开始了。”温熏风看向界碑,“先来的人如果要在这里等待集合,胜负又有什么意义?”

    焦远这下明白了:“你的意思是……”

    温熏风扫过同门,简单明了:“走,进去吧。”罢,一马当先穿过了界碑的分界线,消失在了波动的结界里。

    他动作明显,不少人都看到了,眼看对方并未被隔绝在外,顿时恍然大悟:“可以进去,快走!”

    焦远马上道:“拦住其他门派,我们冲!”

    混战再度开始。

    水阁里,通过水镜观察的元婴们开始了惯例的闲聊。

    游衍对温熏风很感兴趣:“归元门的这个弟子是哪门的?在同门里的威望似乎很高。”

    “是震门的弟子,名叫温熏风。”归元门这次派来的是赵远山,按他的法,抱阳真君在粱洲之战后便开始闭关,令他代掌掌门之职。

    游衍意味深长地瞥过去:“震门啊。”

    赵远山不动声色,没有泄露分毫情绪。他知道游衍的意思,乾门是出掌门的地方,其他七门的弟子,不出彩就只能平庸,出彩则会威胁到乾门的地位,温熏风的才会给他带来什么,犹未可知。

    殷渺渺听着他们交锋,但没有任何关注的意思,反而问燕白羽:“那个咋咋呼呼的朋友是谁的弟子?真有活力。”

    “你不用这么客气,就是蠢。”燕白羽无奈道,“他是霓裳的弟子,剑心生,就是……唉。”

    殷渺渺忍笑道:“专注于修炼的人总是比较单纯。”

    燕白羽生无可恋。北斗堂的剑修胚子一个个往外冒,擅长谋略的却迟迟不到,恨不得把温熏风拐到自家门派,一定倾尽全力培养!

    闲聊间,诸多考生已经前扑后拥地挤进了镇子里。

    然后他们就忘记了自己是谁。

    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沈细流站在热闹的镇门口,一脸懵逼地回忆着前情。

    她不就是出门吃个龙虾,这就穿越了?赶紧翻翻记忆,哦,明白了,这个身体的名字也叫沈细流,是沈家幼女,前几离家出走来华梦镇,为的是去神京书院念书。

    神京书院是什么地方呢?一个教你成仙的学校。拿到神京书院的毕业证,就能够正式成为一名修士,开始自己的修炼之路。

    但要进入神京书院学习并不容易,这所学校十年招生一次,并且会设置很多奇特的入学选拔,通过了才能成为书院的学生。

    沈细流分析着脑海里的讯息,还是有点蒙。

    这是修真文的套路?那应该有最经典的爬山炼心关卡才对。

    山呢?

    书院在哪里?

    她环顾四周,决定找街边卖茶的大娘打听一下:“大娘,你知道神京书院在哪里吗?”

    “孩子,要试试这蜜饯橙子茶吗?”茶摊大娘问。

    沈细流:“呃,我只是想打听……好吧,来一碗。”她摸了摸荷包,里面有一点碎银子。

    大娘很高兴,给她用蜜饯和切片的鲜橙煮了一碗茶。沈细流觉得这东西有点像是奶茶店里卖的鲜果饮料,不由多看了两眼,而后才重复:“大娘,我想去神京书院,你知道该往哪里去吗?”

    “经常有人来打听这个,但老实话,我们也不知道这书院在哪里。”买了东西后,大娘就热情多了,“你需要自己寻找,仙缘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的。”

    沈细流叹气,转身就想走。可钱都付了,茶不喝多浪费,遂坐下来喝茶。

    就在这时,有个姑娘提着空篮子回来了,眼眶通红:“娘,陈家不肯卖我们果子了。”

    “什么?”大娘气愤,“我只是不同意你姐姐给陈家少爷做妾,他们就这样对待我们,太过分了。”

    姑娘:“镇子上的果子都在陈家手上,我们该怎么办?”

    大娘一脸苦涩:“只能卖别的茶了。”

    “可我们最擅长的就是果品茶啊。”姑娘急了,“不然我去野外摘吧,他们总管不到那里。”

    大娘否决:“这太危险了。”

    姑娘:“那怎么办?呜呜呜。”

    沈细流本来以为自己听到了八卦,姑娘一哭,就觉得这画面很有既视感,试探着问:“什么果子?要不然我帮你们?”

    “真的吗?太感谢了。”大娘满脸感激,“其实野外也有很多鲜果,只是有很多野兽,我们母女不敢去,这位女侠,你真的愿意帮我们摘果子吗?”

    沈细流:“我愿意!!”

    妈耶,她懂了,这是游戏套路啊。

    “没问题,交给我吧!”

    接下来的一里,她去野外摘了十篮鲜果,又受大娘之托去买了砂糖,再帮她们打扫了一下房间,最终得到了线索。

    大娘:“我听,要去神京书院念书,需要得到推荐信。你可以去街头的王秀才家看看,他是读书人,或许会知道什么。”

    沈细流长吁了口气,信心满满地上路了。

    她觉得自己肯定是第一个通关的人。

    ——只是觉得而已。

    事实上,当她花费一时间刷好感度的时候,镇子里有不少人已经得到了推荐信。

    比如温熏风。

    他进入幻境后,数了数身上的银子,果断去了赌坊,一个时辰后,所有人初始的三两银子,已经被他翻倍成了三千两。

    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区区推荐信?他退还了两千两银子,得到了赌坊老板的接见,而后指出了赌坊庄家出千的漏洞,获得了推荐信的线索。

    下午时分,他就因为帮账房整理完了数年的账册,得到了一封推荐信。

    没错,赌坊的账房兼职书院的算术课,是老师之一,有资格推荐学生。而茶摊大娘街头的王秀才,则是教授语文的老师。

    除此之外,还有人用更粗暴简单的手段解决。

    北斗堂的单纯少年就非常耿直地找到了镇上的武馆,一路单挑各大高手,最后引出了馆主。和馆主的女儿交了次手后,他凭实力得到了推荐信。

    ……

    水阁中,赵远山问:“这是考验他们的情报收集能力?”

    “非要的话,算是‘道’的体现吧。”殷渺渺沉吟道,“日常生活中,很难发现自己的行事习惯,但如果只是个幻境,可以抽离出来,看看自己习惯用怎么样的方式去达成目的。”

    温熏风喜欢用“计”,北斗堂剑修喜欢用“武”,沈细流受到套路影响不假,但也看得出来她更习惯于现代的劳务报酬。

    她笑:“很有趣,不是吗?”

    其他人不置可否。

    第二很快开始,有一半的人已经得到了推荐信,准备上山,剩下的一半人则继续奋斗。

    神京书院就坐落在镇子后面的山里,持有推荐信的学生就能够找到大门。和一般的门派考验不同,入学手续没有花招,登记姓名后就可以了。

    学生们按照性别被分配了宿舍,四人一间。

    然后是院长的欢迎仪式。

    “诸位同学,从今起,你们就是神京书院的学生了,我想你们有必要知道这所学校的来历。”院长npc开始解,“这和一个名叫神京的仙境有关……”

    “昔年的神京有三楼四派六大门。希望大家能够记住它们的名字:风雨楼、紫虹楼、碧云楼,虚古派、芙蓉派、青霜派、飞云派,千星门、百毒门、生死门、赤月门、血鸦门、凶灵门。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避世不出的渡厄寺。

    “时至今日,它们已经成为了一段历史,彻底消失,但你们不要忘记,神京所教授的所有知识,都来源于这些门派。”

    殷渺渺特意安排了这么一个环节,自然是想要得到传承的人领神京的情。然而十分遗憾,就好像大部分学生都不会听校长在开学典礼上讲了什么,在场的人没几个认真听了这段往事。

    开学典礼后就是校规时间。

    “课表每十日一循环,学生可自由选择想要上的课。书院内一共开设七门课程,分别是武道课、法术课、丹药课、炼器课、符箓课、阵法课、御兽课。”

    “每门课程一月一考,按照排名给予成绩点。每旬一次统计,成绩点末位三十名取消学习资格,给予退学处理,前十名则能得到额外成绩点。”

    “年终考试后,成绩点排名前三有特殊奖励。”

    观众席上的元婴没把这些课当回事,都在猜测是否会有其它考验。

    孔院长:“藏书阁里会有一些秘密。”

    念奴娇:“我们后山有一个秘密幽谷,藏着飞琼仙子的真传。”

    赵远山:“禁闭室的墙上,可能会有打乱的秘籍。”

    燕白羽:“我在剑冢里藏了不少好东西。”

    游衍:“深海禁地里有强大的妖兽,不过被封印了。”

    镇虎真君:“呃,我曾把珍贵的灵宠蛋混在最普通的兽卵里。”

    丹心门的掌门:“看守药园的老头是我们门派的一位长老。”

    焚宫主:“实力最强的弟子才能被栽培。”

    殷渺渺差点笑死,看不出来,大家居然都很懂啊。她不由看向伽蓝寺,对面的渡海僧拳定地:“本寺没有这些东西。”

    “所以,你把传承藏在哪里了?”燕白羽问。

    殷渺渺眨了眨眼眸:“我没藏啊。”

    其他人:“???”

    “课上教的就是。”殷渺渺捧起茶盏,微微一笑,“我是很公平的,认真上课的人,就能得到传常”

    ※※※※※※※※※※※※※※※※※※※※

    写这章的时候好欢乐,果然幕后吃瓜看戏的直播模式比正儿八经写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