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美人鱼的贴身神医陆秦山青青 > 第41章 恐怖景象
    白雪铃第一个,涅羽皇其次,孙毅轩断后。两伙人加起,一共两根登山绳,一根是保险,李戈在上面抓住,一根是攀登绳,绑在上面一块长满青苔的巨石上。

    三人依次而上,白雪铃首当其冲,竭力攀登,到了五十米左右,面对的便是斜坡最大距离,这段距离完全悬空,只能依靠体力攀登。

    当见少女浑圆的汗珠从悬崖地下摔成八瓣,所有人的心都为之一紧。

    “雪玲,你小心啊,抓紧了,用力往上,不要往下面看。”

    “我相信你,美丽的姑娘一定不会死的,放心吧,就算死了,死了我也会帮你把骸骨送回去的,别担心,上去,上去了我就要来了。”

    “别,专心点,别听他瞎说。”

    孙毅轩和涅羽皇争先恐后的说道,二人似在争辩,但涅羽皇的话,有着不可否认的实施权威,这绝对的一失足千古恨。

    “啊!”这里两位,正似有似无的说道。

    白雪铃高空的尖叫,刺透耳膜。

    放眼望去,白雪铃犹如高空坠物一般,悬挂崖壁,而命悬一线的,正是李戈手中那一根绳索。

    绳索粗大,紧扣手心显得紫红,惊恐之下的白雪铃就是一颗雪莲绽放,一抹红晕更是美上加美,高空凝视的李戈,在这紧急时刻并非坚毅,反倒迟疑。

    红日高悬,日光焦灼。

    白雪铃的芳心在风中摇曳,只要一瞬,便会香消玉殒。

    “雪玲,雪玲,小心啊。”涅羽皇的娘叫含着眼泪。

    “李戈,千万抓紧了,别松手啊。”

    “你抓紧了,抓紧了啊,千万不能松手,不能松手。”

    孙毅轩想到了关键,涅羽皇急忙随着喊道,看着白雪铃,无一不是两眼含泪。

    “白小姐,用力往上面,抓住了,再上来一点就能靠近崖壁。”李戈一时间,爆发出洪荒之力,在这满是狂澜的风海,要力挽白雪铃。

    摇摇欲坠的白雪铃,感受到一股拉力,稳定不了的身形随着这一股力劲,趋向稳定。

    李戈的爆发猛然使得白雪铃向上窜了十多米,她用力挣扎,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一根野草,只是点滴劲道,然而这一刻,却给了她前所未有的支点。

    “啊啊啊!”白雪铃不断地挣扎。

    在惊恐中,却是快速向上,本来看去只有两百米的高崖,这一下才真切的用行动衡量,绝不下三百米。

    一眼向下,人就是虾米,那种恐惧不言而喻。

    其实只有李戈明白,摔死在崖壁下的,就算本地人,每年都有,当地人把这崖壁叫做绝命崖,美名其曰称:绝命崖招生。

    白雪铃猛蹿向上,她的手一直颤抖,看着下面,瞳孔都在放大。

    涅羽皇,孙毅轩都心弦紧绷,绳子因为没有节奏而越加晃荡,都害怕会再次失去平衡,日光下,能见到的除了一个个身影,还有滴落的汗珠。

    虽然悬崖只有三百米,说高不高,说矮不矮,但是,因为白雪铃的意外,整整僵持了一个小时之久。

    上去的时候,白雪铃已经是精疲力尽,嘴唇发白,一屁股就瘫坐在苔藓上。

    屁股软软的,但是没有多想,但要是陆秦山在这儿,一定会惊讶,警惕的看着四周,因为,这是山崖的顶部,不要说苔藓,就算是树木,在石壁上,根本难以生存。

    但一眼望去,延绵不绝,全部都是苔藓,湿漉漉,滑溜溜。

    李戈上来之后,转身都没有,哪怕是一下。

    他宁可面对三百米的悬崖,也不愿意看看身后的土地。

    “白小姐,把这个戴上,你先休息一下。”李戈不知哪儿拿出一个帽子,给白雪铃,示意反戴上,遮住阳光。

    白雪铃抬头,看看四周,湿漉漉的,但是一棵树都没有,狐疑的问道:“李戈,这悬崖,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吗?”

    “没——没有。”李戈说着,话语慌乱,“白小姐,你别动,我把他们也拉上来。”

    白雪铃看李戈手颤抖,以为是刚才用力过度,打起精神来了,说道:“没事,我给你帮忙,我们一起拉他们上来吧。”

    白雪铃着实坚毅,这节骨眼,李戈心里,第一个乐开了花,他不住的想着,拉吧,拉吧,全拉上来,你们的死期也就到了。”

    此时,悬崖底下,一根绳索已经展开。

    这里只有一个少年,那就是陆秦山。

    白雪铃攀登山崖的方向大概是正北方,而陆秦山所攀登的方向,大概也就是西方,西方的路更难走,但是攀登起来,却似乎更加简单。

    金樱子的刺藤长满了下面一段距离。

    陆秦山不断挥舞手上的军刀,在刺丛里劈出一条路,陆秦山抬头看着天上火红的太阳,已经老高了。

    但是他没有带食物,只带了水,尽管肚子咕咕叫,但是忍着。

    大山里,食物至关重要,这几天陆秦山顾着青青的伤势,带来的干粮差不多就没了,没了粮后果可想而知。

    陆秦山手上沾满了黑色的污泥,这是因为来的时候找到了一颗人参,这棵还算不错,有三枚掌状复叶,大概是三十年左右的“灯台子”。

    一般来说,有灯台子的地方,就会有大物。

    陆秦山四下寻找了很久也不见,只能放弃,手上还有几道口子,有一道是刚才砍金樱子留下的,还在流血,陆秦山想着,唯一的可能就是人参长在这悬崖上。

    虽然说这不可能,但是不可能也就越可能。

    陆秦山四处看了,7字形的山,这边是平整的,从这边用绳索试试运气,攀登上去的可能性最大。

    三百米的高度,叫陆秦山直接甩上绳索是不可能的,陆秦山唯一也不会异想天开,转达了一下脑子,还是将身子背在身上。

    这边的崖壁有些野草,翠绿翠绿,和灼热的阳光,似乎显得妖异。

    陆秦山一手扶着崖壁,一手抓着扫开青苔的岩石,一步步向上面小心翼翼的攀登。

    悬崖高啊,真高,陆秦山在山下就不断地想,这上去了,怎么也得有几个人参才不虚此行吧。

    陆秦山一路攀登,有惊无险,但是到了估摸250米的地方,他的脚站在一块岩石上,停止了。

    岩石像是人工开凿的,大概十厘米宽度,下面是悬崖,上面是直立的陡壁,没有一点东西可能支持向上,陆秦山只能顺着崖壁绕行。

    十厘米宽度的边沿一直延伸。

    虽然山岩不规则,但陆秦山大概是逆时针行走,开始的希望,一直走到了东方,这绝壁崖的东方,不偏不倚,就是李戈所忌讳的方向。

    陆秦山豆大的汗珠不住下落,脚下一步一步探着,湿滑的崖壁使得不得不小心翼翼,这样的地方,要不是他有多年的探险经验,就算李戈来了,也不一定走得了。

    陆秦山一直走了大概五百米,也就到了东偏西方向15°左右,突然间,只觉得自己眼前一暗。

    蓝天白云之下,陡然出现一道黑幕,眼前一花。

    陆秦山那叫一个着急,全然不知这怎么一回事,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没有什么不正常,这变化的一定是自然。

    但什么都看不到了,手抓的是悬崖,下面是250米高的悬崖,哪怕掉下一个石子都心脏一哆嗦,生怕是自己手上抓的或者是脚下踩的,眼前黑暗面,这不等于天绝人路?

    陆秦山用力呼吸,就连鼻孔都觉得堵,这四下除了黑幕,还有厚重的水蒸气,可谓遮天蔽日,别有洞天。

    难怪打猎人或者李戈都把这里说得神乎其神,陆秦山要是知道会是这样骑虎难下的一幕,怎么也不会贸然登山,这等于就是活腻了,自寻死路。

    这里,要是毒蛇野兽在上面,往哪儿躲啊,越想,陆秦山就越心颤。

    难怪是绝命崖啊,陆秦山心有感叹,四周再也看不清什么,心想就要命丧于此了吗?

    他紧紧抓住岩石,脚慢慢的向前探去。

    探索到下面是一块岩石,脚下有路,他才把脚伸过去。

    慢慢摸索,发现湿气越来越重,黑幕渐渐发出紫色的光晕,陆秦山能明确的感受到,这不是山洞,也不是深渊,更不是天上有巨物,极有可能就是一种特殊气象。

    但是气象之下,极有可能是某物种群居,而造成的。

    像微生物分解植物形成瘴气,或者苔藓长在树的阴面,物种适应或者是改变坏境。

    胆战心惊的向前,浸冷的流水打湿了陆秦山紧贴崖壁的衣服,越向前就越滑,越滑越危险,越危险就越想快点向前。

    陆秦山走啊,走啊,陡然间,前面一亮。

    他心神一颤,一双双圆瞪的小眼睛就是一个个绿色的灯笼,暗光闪动,而一抹抹黑色显露,幽灵一般。

    “吱呀吱呀!”

    那小眼睛就像是在磨牙,煞是可怕。

    “什么?”陆秦山被吓到了,手中不知何时松了一下,脚下一滑,整个身子,不受控制向下跌倒。

    250米高的悬崖,陆秦山的手使劲抓,可惜什么也没有抓住,在那遽然间,他惊叫道:“不要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