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救?把你自己的身子给池大哥吗?”温婉不像穆清寒那样盛气凌人,走过去把白倾念扶起来,见白倾念愣了,她笑着说:“不管会不会发生今天这件事,池大哥都会娶钱五小姐,他们是最正当的男女关系,而你呢顾大少奶奶,你已经嫁人了,你是以顾大少奶奶的身份牺牲自己救池大哥吗?我猜以你的性子事后一定会寻死觅活,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池大哥身上,你是无辜被强暴的一方,到时候池大哥身败名裂沦为了强奸犯,你却会被原谅,得到了池大哥的亏欠和补偿,把顾大少爷和池大哥都变成你的裙下之臣,白倾念,你怎么就这么恶心呢?你尽管上楼,到时候我会在房间里装上八台摄像机,360°无死角拍下全过程,让全世界都看看你是如何欲拒还迎半推半就的。”

    白倾念瞪大眼,脸色涨红。

    “卧槽!姑奶奶你轻易不说这么重的话,一说出来我竟然脑补了一下,画面感太强了。”李擎苍看了一眼身侧的韩琦莉,见她按着胃,似乎就要吐了,他连忙说:“你不能脑补,这会儿池大哥可没时间给你止吐。”

    “???”韩琦莉哭笑不得。

    李擎苍递给一条一个眼神,“这里有两个孕妇呢,赶紧把白医生拖走,记得堵上她的嘴。”

    “算了,这样做她肯定会说我们欺负人,哎,说实话活了这么大年纪,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穆老爷子阻止了一条几人,沉思了几秒后吩咐管家,“给顾大少爷打电话,让他来把顾大少奶奶接回去。”

    白倾念惊得浑身一颤,“老爷子你……”

    “你怕吗?我的天!”穆清寒夸张地抬手掩嘴,语气里满是不可思议,“原来你知道自己的德行,所以害怕顾大少爷知道你竟然要以自己的身子救前男友一事后,他会让你净身出户吗?”

    白倾念咬紧牙,面色发白,整个身子都在颤抖,辩解着,“我没有……”

    “不要支支吾吾的让人误会。”穆郁修打断白倾念,拿出手机点开了一段监控,“为了防止你在顾大少爷面前诬陷我们,刚刚的一切已经被摄像头拍了下来,我在考虑着要不要发给顾大少爷,他若是知道了自己的妻子是如何突破障碍,闯入前男友的卧室大义凛然地牺牲自己救……”

    “穆郁修!”白倾念大惊失色,推开面前的温婉就冲上了楼梯,想把手机夺下来。

    温婉没防备踉跄了一下,差点栽在地上。

    穆郁修两步走过去,一脚踹开白倾念,闪身就到了温婉面前,及时箍住了温婉的腰。

    “妈的,你这女人简直比宋初凝还讨厌!”李擎苍也怒了,见温婉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他上前拽住白倾念,“还跟她啰嗦什么!她脑回路清奇,跟我们不在一个频道上,照我说这种女人就应该先关地下室,找几个男人满足她,然后拍了视频公之于众,再像当初对待沈怡一样卖去地下交易市场……”

    “阿苍,阿扬和韩律师都在场,不要说这些话。”穆老爷子制止了李擎苍,看了一眼白倾念后,觉得更加头疼了,最终他摆了摆手,“她总归没做什么大恶之事,放她几天假,送她回顾家吧,就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不要对顾家的人透漏半个字。我听说顾家大少爷也是个风流的,但不应该由我们来结束他们的婚姻。若是她真的在顾大少爷面前说了什么,而影响了顾穆两家的交情,阿修到时候再把监控拿出来也不迟。”

    “老爷子!”白倾念还想说什么,管家已经过来拉她了。

    “放开我!”她挣扎着,结果管家对她说:“顾少奶奶,池先生和钱五小姐的事必须成,老爷子仁慈,但你若是真的敢破坏池先生和钱五小姐两人的姻缘,我这个做管家可不会放过你。”

    “???”原来池北辙竟然是团宠吗?白倾念所有的话都咽在了喉咙里,走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楼上的卧室,闭眼,泪如雨下。

    她爱过池北辙,却被风流又懂浪漫的花花公子顾家大少爷所骗,把渣男当成了良人,就那么嫁了,没过多久发现了顾家大少的真面目后,她后悔了。

    她想离婚,然而池北辙却恪守身份,即便对她还不错,也从未逾越半步,更别提把她从顾家大少爷的手里抢过来了。

    如今池北辙就要和钱芜在一起了,从今往后她再也没机会了吧?

    不甘心啊,她和池北辙才是相爱的,池北辙那么好的男人,怎么能娶了钱芜那样无趣的女人呢?

    他们两人应该不会相爱吧?白倾念想了很多,但无论她有多不情愿,房间里池北辙和钱芜也还是发生了实质关系。

    一条一众人守在楼梯口,不允许任何闲杂人上去扰了池北辙和钱芜二人,穆老爷子吩咐厨房做了不少菜,温婉亲自下厨。

    然而菜都端上桌了,外面的天色也完全黑下来,餐厅的一众人也没能等到池北辙和钱芜,穆老爷子咳了咳,有些尴尬,“阿辙这孩子啊,过去那么多年也太苦了,他们今晚可能不下楼了,不如我们先吃着,明天早上再给他们做一顿丰盛的。”

    一众人:“???”

    老爷子你真是句句虎狼之词啊。

    穆郁修往楼上看了一眼,有些心神不宁。

    “穆大爷怎么了?是不是多年的好友开了荤,你心里失落呢!”李擎苍注意到穆郁修的动作,戏谑道。

    穆郁修瞥了李擎苍一眼,没说话,起身离开餐厅,正准备到楼上喊池北辙,一条匆忙走过来说:“先生,穆三老爷中毒住院了,现在他正在赶往恒远的救护车里,打来电话哭着要求池先生救他,你看……”

    穆老爷子一听皱着眉说:“阿辙这个时候哪有时间,恒远那么多医生呢,找其他人救。”

    一众人:“???”

    老爷子你为了让苦了这么多年的池北辙多品品甜头,竟然连自己亲生儿子的性命都不顾了吗?

    穆郁修几个大步就上了楼,而此刻卧室的床上池北辙和钱芜已经醒了一会儿了,意识到发生什么后,池北辙扶了扶额头。

    过了一会儿他用被子包了没穿衣服的钱芜,把人拥入怀里,“你放心,我会负责。我们快要订婚了,若是你委屈,不如把八月十五的订婚宴改成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