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傻女倾城乔云溪步惊寒 > 第50章 谁用谁知道
    “慢着,儿臣有话说。”

    步惊羽听见皇帝要把乔云溪和步惊寒关押起来,心里大惊,父皇刚才还没有表态,这个时候怎么会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九弟,我知道你跟楚王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兄弟情深,但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就不要做无谓的挣扎,莫非你也是同谋之一。”

    乔云溪和步惊寒这个眼中钉眼看着就要倒霉了,步惊羽这个时候突然跑出来碍手碍脚的,步惊峰哪能让他们这样的想法得逞。

    “太子殿下,我和四哥是亲兄弟,但是你和我们也是一父同胞的兄弟,我们流的是一样的血,要是你有事,我自然也会冲出来帮忙的,我们是一家人,父皇曾见说过洗完看见我们兄弟和睦,国泰民安,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父皇,儿臣说的对不对。”

    就知道步惊峰这个时候会慌乱,步惊羽算的一点都没错,但是他也是有后招的,皇帝年纪越来越大,对亲情越来越看重,最讨厌的就是皇子之争和后宫争宠,所以早早的把太子立下,所以步惊羽的得话正中皇帝的心口。

    “对,九王爷说的很对,这也是朕希望看到的。”

    本来心里很恼怒的,皇宫大院出现这种事情,不仅人命关天,手段如此残忍,实在是很过分,心里看着步惊寒和乔云溪当然生气,想都没想便要处罚他们。

    可是步惊羽的一番话却将他心中的那股怒火给平息了不少,皇帝的脸色变换和了很多,看着步惊羽的眼神都温和了不少,说话都变得和颜悦色起来。

    “惊羽,你刚才不是有话要说吗?说来听听,朕也不相信楚王和楚王妃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

    皇帝的话让步惊羽面露喜色,暗暗的对着步惊寒和乔云溪做了一个胜利的动作,还有Ok的动作,这些都是乔云溪平时跟他闹着玩的时候教他的。

    “都说父皇是明辨是非的皇帝,还是一个非常疼爱孩子的父亲,儿臣真的很高兴,能够有这样的父亲,为了不让父亲伤心,我们自然不会做出令父皇不高兴的事情。”

    “所以儿臣也不相信四哥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面带喜意的看着皇帝,步惊羽一点都不着急说出原因,而是故意卖弄关子,似乎有意拖延时间。

    “哼,你们兄弟二人想来都狡猾,说话做事一直都是这样,父皇,如今柳飘飘的尸体和失去的侍卫都是铁铮铮的事实,而且他的本意是杀害我这个太子,可见其野心,不知道他是不是另有目的。”

    皇帝突然转变让步惊峰心里大惊,千万不可以让他们有转机,连大牢都进不去,接下来还怎么对他们下手。

    “太子,此话差矣,我们兄弟二人何来的狡猾,我们说话做事都是凭良心的,要不然我王兄也不会委屈自己取一个傻子,太子大哥你就聪明多了。”

    “如果你说我四哥娶老婆是为了丞相爷做后盾的话,那你就错了,我四哥成亲之后跟丞相府毫无瓜葛,丞相爷爷没有来过,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可以说明我们四哥他的人品。”

    步惊峰越是生气,步惊羽越有把握拖住皇帝,这样就可以找到证据,为了配合步惊羽的话,乔云溪在他说到傻子的时候竟然傻了吧唧的对着皇帝笑呵呵的看山去巨傻无比,连皇帝看了都忍不住皱眉。

    “相公,我想吃糖,我不想待在这里,这里的人都不是好人。”

    为了表现得自己很傻的样子,乔云溪忽然变得十分的呆滞,而且说话也傻里傻气的,一直在步惊寒的身边开始发神经。

    “娘子,为夫一会就带你去吃好吃的,现在有正紧事要办,乖啦。”

    安静的乔云溪忽然变回原来痴傻的样子,步惊寒知道这个女人又开始演戏了,当然十分配合的一起演戏,他们还真的很搭配。

    哎,抬眼看去,这个儿子确实很不容易,皇帝的心忽然软了下来,试问哪个皇子愿意娶一个傻子为妻子,再看看步惊峰,确实有些对不起他,要不是他这个父皇疏于照顾这个儿子,断然不会让步惊寒娶这个乔云溪的。

    再看看步惊寒不仅没有嫌弃这个傻妻子,反而是呵护有加,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借用女人杀太子的人,皇帝越想越觉得刚才的决定实在是太草率了。

    “哎,惊寒,这些年苦了你,这样的妻子想必很累吧,看你把她照顾的这么好,除了皇后给安排的妾室没有私自纳妾,真是难能可贵。”

    “来人啊,给楚王妃端上南方送来的新鲜荔枝。”

    “给楚王妃和楚王赐座,他二人来了这么久,肯定累了。”

    伴君如伴虎,前一分钟对步惊寒和乔云溪大发雷霆,这一分钟对这小两口子关怀备至,皇帝还真是喜怒无常。

    “父皇,他们是杀人犯,您这是干什么?”

    “如此一来,怎么可以服众。”

    步惊峰和皇后分明听见皇上下令让他们入狱,为什么这个时候又是给吃的又是赐座这么大费周章的,真是匪夷所思,他们来这里一直都是站着的,皇帝也没有说给他们赐座。

    这口气真的是吞不下去,不行,一定要反抗。

    “太子殿下,我四哥和四嫂是不是杀人犯还没有定局,况且我和父皇都不相信他们是杀人犯,我皇嫂的疯病时好时坏,是有病之身,皇上爱民如子,更何况对待自己的儿媳妇,传出去的话,天下的人都认为皇上是一位好皇上。”

    想不到步惊羽几句话竟然改变了皇上的心意,至少皇帝现在已经开始可怜这个儿子了,那接下来只有等到关键的证人到达就好了。

    “可是,父皇,他们真的……”

    还想争辩什么,怎么可以,步惊峰眼神恨不得杀了这对夫妻,他们实在是太会演戏了,乔云溪看上去明明很正常,哪里是傻子,怎么可能说好说傻就傻,实在是很难让人相信。

    “好了,只不过是死了一个不相干的女子,楚王妃这个样子看样子是犯病了。”

    “惊羽说的很对,现在是不是杀人犯还需要调查,朕已经下令彻查,自然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和颜悦色的看着乔云溪吃东西,皇帝的心里还是感觉很欣慰,虽然这个女人时好时坏,但是这个时候傻呵呵的吃荔枝的模样真的很可爱,而且步惊寒一直在旁边喂她,还给她擦掉胸前散落的残渣。

    “不是的,儿臣差点死在他们手里,父皇你不可以厚此薄彼,他们真的是有心危害我的,母后也可以作证,东宫的人都可以的,您还在这里对他们这么好,儿臣不服。”

    越看越生气,他们两个明明是被告,看了那么恶心的尸体以后还能心安理得吃东西,实在是太可恶了。

    “放肆,朕还好生生的活着,你是太子,心怀天下,厚此薄彼这样的话怎么可以出自你口,将来如何继承大统。”

    面色一沉,皇帝龙颜大怒,看着步惊峰的眼神都是惋惜和怀疑的神情,以前太子都是很工谦恭温和,为人处世大方得体,可是现在看到的似乎是另外一个模样。

    “皇儿,不可胡言乱语,到底如何处理,皇上心里自然有主意,不需要你来说。”

    一巴掌落在步惊峰的脸上,皇上的神情都被皇后看在眼里,这么多年的夫妻,皇帝的脾气她的心里很清楚,当即立断,眼看着太子就要继承大统,不可以毁于一线。

    “母后,你打我,明明是他们想杀我在先,如今父皇明明要将他们定罪,就是因为这个家伙说了几句话,父皇就改变了心意,我不是胡言乱语,不公平。”

    “我不服气,不服气。”

    步惊峰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一直都是呼来喝去的,从来没有人让他这样憋屈过,眼里冒火,都是这个乔云溪。

    现在还莫名其妙的被皇后打了一巴掌,他们两个却若无其事的吃着东西,这口气堵在胸口难以下咽,步惊峰眼里冒火,他不好过,步惊寒也不能好过。

    费尽心思只不过是想除掉步惊寒,但是现在就是因为乔云溪这个女人一下子挽回了局面。

    “我倒要看看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一个箭步冲到乔云溪的面前,捏住她的下巴,步惊峰死死的盯着她,想找出其中的破绽,刚才这个女人有条不紊的跟自己辩论,说话的时候浑身闪着灵气,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

    “你放开我,放开我,相公,我好疼,母后,母后,你不是最疼云溪吗?。”

    下巴被步惊峰捏着,这个男人双眼血红的盯着自己,乔云溪努力忍着想打他一顿冲动,装出一副无助痛苦的模样,只有这样才能获得皇帝的可怜。

    别说乔云溪,就是步惊寒和步惊羽也没有料到步惊峰在皇上面前也敢做出这样的举动,行为如此的放肆,很快乔云溪白皙脸上已经开始发红。

    “王兄,你这是何意,父皇在此,放开我的妻子。”

    乔云溪被步惊峰抓起的时候,步惊寒就上打这个男人一顿,岂有此理,幸好暗中看到乔云溪跟他使了一个手势让他不要冲动,要不然真的要打起来。

    “皇后,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

    “放开楚王妃。”

    皇帝也没想到步惊峰的做出这样的举动,大为震惊,但是他的第一反应却是责问皇后,第二反应才是乔云溪的安危。

    步惊寒和步惊羽将皇帝的行为看在眼里,这个皇上的心里永远是他的江山和颜面,他们这些儿女算什么。

    但是步惊峰对乔云溪的手段实在是太恶劣了,步惊寒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将乔云溪揽入自己的怀里。

    “皇上息怒,太子也是受到惊吓才会做出不智之举,臣妾一定会好好管教。”

    太子在自己的管教下一直都是循规蹈矩,从来没有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尤其是在皇上面前,皇后都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