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乱世太帝 > 223 羲之献计
    郭殷在大内执勤,见过不少次繁昌公主,早已被公主的美艳绝伦倾倒,此刻听自己的偶像中山王给他这个既可以抱得美人又可以立功的机会,便毫不犹豫地答应,回家就要郭敖给他提亲。

    他就是个坑爹的孩子,偶像让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郭敖当然明白这里面的厉害关系,郭殷和石虎走得近他也知道,这馊主意来自哪里他一猜就中。

    至于徐谦他根本没放在眼里,所以不怕得罪。

    镇南王是藩王,而且野心勃勃,与他比起来他的权势显然要低许多,所以皇后必定不乐意。

    石虎这是要他和镇南王以及皇后闹下矛盾。

    得罪人的事情他向来不做,所以他决定不理会儿子的请求。

    可是郭殷梦想着与公主双宿双飞,一定要他去和皇帝求亲,否则就离家出走。

    郭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将来还要靠他传宗接代,他现在年纪大了,可不想儿子出什么岔子,再说提了皇帝也未必会同意。

    在一次朝会后,郭敖和石勒说了想和石勒联姻的想法。

    皇后早就和石勒提了要把繁昌公主嫁给石敢的意思,可是为了笼络更多大臣加强其他各部和石部的联系,他想把公主嫁给异姓王公,他自己又不好意思和谁提起,没想到郭敖主动说了这事,他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这对郭敖是个意外,尽管会得罪人-只要是做事恐怕有意无意都会得罪人-能和皇帝联姻其它都不算什么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皇后自然是气恼无奈,皇帝的意思谁能更改?

    石婷深感女儿家婚姻的身不由己,她无力改变现状,想着以后会和一个从未谋面的男人度过一辈子就感觉痛不欲生。

    她觉得也许自己会愁肠寸断,哪天不知怎么就死了,所以给徐谦写了一封绝笔信,算是了却情缘。

    信还是由太子传给了徐谦

    面对这种情况,徐谦作为穿越众也是毫无办法。

    他也是愁肠百结,站在院子里仰头看着月亮,电视剧经常有这种情形,看来绝不是乱拍的。

    王羲之来到他的身后,手拿纸笔,师傅此刻应该是酝酿情绪,说不定马上就有绝世佳句诞生了,他要做个忠实的记录者。

    徐谦想了很多种可能性,向石勒提出和郭殷争一争?不可能!和公主私奔?得了吧公主连皇城都出不来!自己闯入禁宫带走公主?可惜穿越过来没带上飞檐走壁的能力!怎么想都觉得想泡公主都泡不到。

    不想了,有些事顺其自然吧,他转过身才发现身后有人眼睛泛着光盯着他。

    “我靠,王羲之,你想吓死你师傅吗,不声不响就躲到我身后!”

    “师傅恕罪,您在冥想弟子怎可以打扰,不知师傅有无酝酿出佳句?”

    这家伙一天到晚问自己要佳句,烦都烦死了。

    “切,师傅我要造出好句子还需要冥想?我信手拈来就行!不过今夜为师心里有事,没有心情吟诗作赋,改天再给你一首吧,你自己一边玩去!”

    “师傅,”王羲之不依不饶,“师傅讲过,诗者,发乎情也,爱之越深,痛之越切,愈发可以作出佳句,徒儿见师傅整日开开心心,已经很久没有佳句,今日难得,师傅一定要再悲痛一会儿,为了天下爱诗之人,师傅务必忍小痛得诗韵!”

    “狗日的,你就看不得我开心是吧!”他夺过王羲之手里的纸笔敲着他的脑袋,“你就指望着我每天哭哭啼啼给你写几首酸诗你才开心是吧!你知不知道师傅我失恋了,赵国第一美女就这样从指缝中溜走啦!”

    王羲之抱头鼠窜,徐谦追着打了一会儿把纸笔一扔,蹲在地上唉声叹气起来。

    写诗是要情绪,但也是因人而异,自己可是悲伤过度脑子都不灵了......不是,是记性变差了,刚背的几首诗又忘了......

    王羲之从未见师傅如此沮丧过。

    “师傅,最近没有发现您和师娘吵架呀,怎么就失恋了呢?原来师娘是赵国第一美女!”

    “你什么眼神,就冷叶也能做赵国第一美女!”

    “师傅莫非在外面有其他女人?”

    “男人么……你不也是三妻四妾?”

    “不知这赵国第一美女是何人?”

    “繁昌公主,皇帝寿宴上让我和你拼诗那个。”

    王羲之回忆了一下。

    “那公主倒的确不错,师傅若是和她配成一对,绝壁是郎才女貌,不知因何又有龃龉?”

    “若就是一点龃龉也罢了,现在皇帝要把她嫁给其他人,她今天给我写了绝笔信,也不知道这傻丫头会不会做蠢事。”

    “此事的确难办,女子的婚姻都由父母做主,特别是王公贵族家庭,婚姻更是一种政治行为,根本就不谈感情。”

    “所以啊,我这个天下第一才子又有何用!”

    “师傅此言差矣,女子不过是生活的装点而已,岂可因一女人而自怨自哀,比女人重要的事多着呢,比如诗,乃是千古流芳名垂万世之要务!”

    “靠,你小子歧视妇女!”

    “歧视?是师傅你太过正视,儿女情长,没有男子汉气概!”

    呀,被他看不起了!

    “你懂个屁,你谈过自由恋爱吗,你妻子肯定是包办婚姻,你小妾也是人家送上门的,你根本没有在平等的地位上和女子谈过恋爱!”

    “和女子平等的地位?师傅的言论非常奇怪,女子自然是从属于男子的,否则阴阳颠倒,白天黑夜不分,天下岂不大乱!”

    “我......”和他争这些没有用,他根本体会不到什么是自由恋爱,“不管如何,师傅我今天就是因为公主而不开心,你与其嘲笑我,不如替我想想办法。”

    “办法我还真有一个,可以让公主不用嫁人,暂时躲过这一劫!”

    还真有办法?

    “你先说你先说!”

    “可以让公主皈依佛门,成为比丘尼,则无需嫁人。”

    “做尼姑?”

    “正是,后赵皇帝崇信佛教,若是有有道高僧指出公主具有慧根,而公主又愿意出家,皇帝肯定不会和佛祖抢人。”

    “貌似有道理......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让她先做尼姑再说!”

    “师傅可有认识有道高僧?”

    “这还真没有,我和和尚怎么可能有交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