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聊斋县令 > 第234章 周子陨落,法网大成
    六卦有坎

    周昂的念头落入天照大神的神通之中,而留在外面的那枚念头忽然破开虚空,朝着西北要塞方向飞去。

    南洋神君的五毒阵中,姜无畏终于击杀五头毒兽,这五毒兽一死阵法便自然破除,只是这一次姜无畏也花了极大的代价,一身真仙实力折损了大半。

    五毒阵外南洋神君一袭黑袍出现在三人前方,明显是要阻止三人,而他身后祭坛之上,冥王的第三次叩首眼看就要完成了。

    “你们的时间不多了,打败我或许还有一丝希望。”南洋神君带着面具,他的声音仿佛金属摩擦产生,听起来非常刺耳。

    “全力出手。”诸葛卧龙大喝一声,身上浩浩荡荡的浩然正气冲天而起,似乎隐隐与虚空中的某个地方相呼应。

    一时间南海上空风云巨变,几位强者的交手,引得天地都产生了共鸣,各种异象纷呈。

    南洋神君神通也是诡异,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姜无畏等人就是破不开他的防御,即便姜无畏燃烧琉璃玉身的力量,也被南洋神君轻松挡下。

    高天原上,天照大神身前有一团光华涌动,在那光华之中无数光怪陆离的景象闪过,似乎那里也是一个庞大的世界。

    不过此刻天照大神却没有看向光团里周昂的念头,而是将目光投向遥远的西北要塞,看向了闻道碑前已经行将就木的周昂。

    下一刻一枚念头破空而来,直接停在了周昂的身躯。

    那念头上一阵光华闪过,随后江都公主等人出现。

    看到眼前形容枯槁的周昂,江都公主第一时间都没认出来,不过那身紫色莽龙袍,还是让她知道了眼前这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就是周昂。

    “兴建伯你?”江都郡主见状大惊,前一刻她才见过周昂在东夷长崎岛大展神威,现在明显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郡主.....老臣终于又见到您了!”崔文山看到江都公主出现,立刻跪拜在江都跟前,一副老泪纵横的样子。

    “崔叔叔?你怎么在这里?”江都公主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崔文山,她可是记得崔文山是被判了斩立决的。

    崔文山下意识的看了周昂一眼,见周昂微微点了点头,他便对江都公主说道:“这一切都是您父王的安排,郡主千万不要怨恨伯爷。”

    “崔叔叔我知道了,其实我早就不恨兴建伯了。”江都公主对着崔文山说道,这一句话倒是她发自肺腑的。

    “这位就是江都公主,在我走后,便由她来统帅西北大军,你们可有异议?”忽然周昂苍老的声音响起,这一句话来的非常突然,更是让所有人始料不及。

    还不等周昂的一众心腹开口,江都公主便连忙说道:“此事万万不可,江都何德何能?怎敢担此重任?”

    “就凭你是吴王的女儿,就凭你能写出金戈铁马的策论,这些就够了。”周昂的双目已经变得有些浑浊起来,他的声音也没了往日的威严与锐气,尽显迟暮。

    “属下谨遵主公之命。”庭院之中西北文武抱拳躬身,竟然没有一人反对,而如今所有人都直接对周昂以主公相称。

    当周昂说出自己死后让江都公主统帅大军的时候,这些文官武将其实已经明白,西北彻底要独立在朝廷之外了,甚至因为江都公主的身份,以西北如今的班子来取代朝廷也不是不可能。

    至于江都女子的身份,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女帝的先例。

    周昂看着众人点了点头,而后目光看向葛良工,他看到葛良工虽然没有哭泣,可脸上还明显挂着泪痕,便努力的抬了抬手,只是他的身体已经难以支撑抬手这个动作了。

    葛良工见状连忙跪伏着上前,主动伸手握住了周昂的手掌,只是入手葛良工感觉周昂的手如同干柴一般,甚至已经有些冰凉了。

    “良工,你师娘的行动已经失败了,以后这西北内政就交给你了,西北有你和江都一内一外,我也再无牵挂。若你担心师傅寂寞,便将绿菊放在我的尸身上吧。”周昂的声音越来越虚弱,他那苍老的身体上生机正在明显的流逝。

    说完这句话后,周昂的头颅缓缓垂下,身上最后一点生机也消失不见。

    师傅,你怎么可能就这样走了?”葛良工依旧难以置信的握着周昂干枯的手掌,虽然她手中感觉不到一丝生命的气息,但她内心之中始终不相信周昂就这样死了。

    就在周昂脑袋垂下的时候,他的身体上几枚念头飞出,这些念头飞出,直接融入到闻道碑中,而后原本如同琉璃的石碑变得晶莹剔透起来。

    下一刻周昂的声音竟然又从闻道碑中传出:“我将念头融入这闻道碑中,只要人族不灭,我的意志便也不灭,我曾创立法网,以求人间正道律法为先,但再好的制度也要看是何人去执行,以至于在我之后,竟然无人能够调动法网。现在我就将法网与闻道碑融合,从此以后法网便能做到真正的自行运转,让这威严的律法,彻底摆脱人治的桎梏。”

    随着周昂声音的响起,闻道碑上激射出一道道交织的法网,这法网以闻道碑为中心,瞬间笼罩整个西北大地,而且上与人道气运相连,下与城隍法域融合。

    周昂曾经创立了许多好的制度,尤其是法网更是被许多人视作人族壮举,可是随着周昂卸任大理寺卿,便无人能够再调动法网,而王朝法兽的沉睡,更是让法网无法自行运转。

    现在周昂身死,反倒彻底成就了闻道碑,让这个原本有着无限进化可能的人道圣器,如今更多了运转法网的能力。

    就在闻道碑与法网融合的时候,闻道碑上爆发出璀璨的光芒,而后缓缓的升上空中,它越升越高,最后几乎飞到了万丈高空。

    下一刻闻道碑上光影幢幢,一座座光影形态的闻道碑从本体上分离出来,那数量足有上百座之多。

    紧接着,这些光影形态的闻道碑纷纷落向大地,每一座都朝着不同的方向落去,最后每一座闻道碑都落在西北每一座县城的城隍庙内。

    顷刻间法网交织,整个西北大地正气彰显,那人道气运竟然凭空浓烈了三分,而原本还隐藏在各地的邪气,瞬间变得无所遁形。

    一些妖魔立刻被城隍围剿,一些江洋大盗,恶贯满盈之徒,也被个府县衙门抓拿归案。

    随着无数的闻道碑投影楼下,闻道碑的本体却隐没在虚空之中,它高悬九州之上,隐隐与京都上空的气运金龙遥相呼应。

    “当真是了不起的手段啊,就算周子死了,他还能让西北的人道气运浓烈三分。”虚空之中教宗的意念与大祭司和圣女交流着,刚才周昂念头融入闻道碑的一幕,自然也落在了他们的眼中。

    “可不仅是浓烈三分啊,难道你们没发现?西北的人道气运已经与九州气运分离了,这里的人道气运已经不归气运金龙掌控了。”白莲圣女的意念响起,她似乎话里有话。

    “确实与气运金龙分离了,甚至江南的人道气运也归属了那剑城隍,这九州分崩离析,不正是我们想看到的吗?而且他终究还是死了!”大祭司的意念也跟着响起,当他们看到周昂的肉身生机全无的时候,也确定周昂真的死了。

    “以一人而全天下,周子虽死却令人敬佩,传令北狄大军回营,休战三日以示哀悼。”忽然教宗的声音出现在北狄大军上空,每一个北狄士兵都听到了教宗威严的声音。

    下一刻要塞北面十余万北狄大军如潮水般退去。

    “西域大军停战三日,为周子哀悼。”几乎同一时间大祭司也做出了相同的决定。

    “白莲教大军后撤,为周子哀悼。”白莲圣女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一时间三教大军再次后撤,而这一次全部是因为周昂的死。

    古往今来敌军不趁着对方主帅身亡而借机出兵,反倒还撤兵休战行悼念之事的几乎没有,而周昂却同时得到了三位敌人的尊敬,即便他的陨落,也成就了一段传奇。

    在周昂身死的那一刻,许多人的心中都莫名的一阵悸动,京都上空凭空响起一声惊雷,接着一阵瓢泼大雨落下,而在京都上方肉眼看不见的虚空中,那头已经沉睡的王朝法兽身躯一颤,虽然它还闭着双眼,但眼角明显有一颗颗泪珠滚落.....

    江南正值草长莺飞时节,如今这里最多的便是书院,而因为周昂喜竹,江南书院之中也是遍植竹林。

    微风之中翠竹摇曳,忽然天空之中一声惊雷响起,而后那竹叶沙沙作响,竟然如同在哭泣一般。

    会稽书院的书社之中,数十位学子正端坐在竹林间,他们首先听到那竹林如同哭泣的沙沙作响,而后尚且翠绿的竹叶竟然纷纷落下,让这些学子也莫名的悲从心来。

    下一刻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白衣男子在纷纷落叶中走来,见到这白衣男子,学子们纷纷起身行礼。

    只是当这些学子看到白衣男子那一身衣袍时,神色纷纷动容。

    此人就是会稽书院的院长罗万化,而此刻他竟然穿着白麻的丧服,俨然一副服丧的模样。

    “院长您.......”学子们纷纷跪拜而下,以为是罗万化家中死了至亲。

    “周子陨落,天地同悲啊!”罗万化仰天长叹,他看着满天的竹叶飞舞,眼眶也已湿润。

    “什么?这怎么可能?周子.......”听到罗万化口中的噩耗,书院学子纷纷落泪,一时间哭声不绝于耳。

    很快江南大地也是人人缟素,更有许多身着白衣,腰系利剑的文人学子聚集,他们自发的向着西北而去。

    “周子一生殚精竭虑,如今周子陨落,便由我等继续完成他未尽的事业。”这是流传在江南文人学子中的一句话,也正是因为这句话,造就了这蔚为壮观的‘白衣西行’。

    山西大同,一支身着丧服,举着白幡的队伍也向着西北要塞而去,队伍的领头之人是个年仅十六七岁的少年,这位少年就是有着神童之称的陈不让。

    “少爷,为何周子在世时你不愿前去要塞效力,反倒如今周子陨落了你要主动前往要塞?”陈不让身后一个健硕的仆人不解的问道。

    所有人都知道陈不让虽然才学出众,但无心功名利禄,上一次要不是陈氏长女陈婉儿三番五次的劝说,他根本不会去参加恩科。

    可如今他却主动的前往要塞,还自发的为周昂服丧。

    “因为周子在时,有他一人便足以,而今他不在了,才需要我等齐心协力。”陈不让望着要塞方向,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而后一裹马腹,向着要塞方向狂奔而去。

    贺康一行人经过月余的路程,如今已经走到了湖广布政司地界,他们一行人中有左千户和数十位黑衣捕快,一路上倒是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这一日贺康一直心绪不宁,甚至他感觉今日的天气都分外燥热压抑。

    忽然一只信鸽落在贺康手臂上,他开始取下信笺,只是看了一眼便神色大变。

    很快贺康与瑞云,还有左千户等人都在头上缠了一根白布,他们朝着西北方向跪拜,神色显得无比悲痛。

    “这怎么可能?伯爷怎么可能死?”左千户一直喃喃自语的说着,他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额头已经磕破流血了。

    “如今伯爷身亡,要不要我们回江南或者去西北,以这两地的实力,遥相呼应或可在乱世之中立足,说不定还能联合以前那些同僚,重塑朗朗乾坤。”瑞云在贺康身边小声的说道,一开始她也是赞成前往儋州的,但现在周昂死了,情况又有些不同了。

    贺康沉默了片刻,而后毅然决然的说道:“不,我们还是前往儋州,一切依计划行事。”

    “为什么?”瑞云有些不解的问道,别说瑞云就连左千户都有些不解。

    “因为伯爷没有新的命令,我相信就算是他真的死了,一定也安排好了一切,所以我们应该去儋州,完成我们原本的计划。”贺康依旧表现的对周昂无比信任,即便周昂真的已经死了。

    南洋神君一身黑袍已经有些破碎了,他虽然实力高绝,但是在姜无畏和诸葛卧龙联手之下,依然难以做到稳占上风。

    令南洋神君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一个鬼王一个大儒,竟然莫名其妙的使出了一种合击招式,那招式之中蕴含着无边鬼气和浩然正气,明明是两种完全相克的力量,却在这两人手中完美融合,而这种融合后的力量,连踏上圣道的半圣都难以招架。

    姜小昙虽然也是元神境的大妖,可这种半圣级别的战斗她根本无法插手。

    她看着南洋神君身后,一直在寻找机会突破,去阻止那叩首的冥王,可是每次一动,就被南洋神君随手拦住。

    眼看冥王就要完成第三次叩首,姜小昙心中一横,元神的力量疯狂运转,而后猛地冲向冥王。

    她竟然想要自爆元神来阻止这一切。

    “哈哈哈哈,晚了......”眼看姜小昙就要自爆,南洋神君的声音再次响起。

    而就在他声音响起的刹那,身后祭坛上代表周昂的草人忽然燃烧了起来,只是瞬间就化为了灰烬。

    下一刻还没等南洋神君出手,姜无畏和诸葛卧龙就先一步出手拉住了姜小昙,两人身上的力量强行镇压了姜小昙元神的力量。

    “本神就不陪你们玩了。”南洋神君丢下一句话,身形一阵闪烁便消失不见。

    此刻姜小昙看着空空如也的祭坛,两行泪水忍不住的就留了下来,她知道那草人燃烧,也代表着周昂身死了。

    而且刚才那一刻,姜小昙也确实感觉到周昂的气息消失了。

    “这就死了?不应该啊.....我见过那小子,他能拿到斩神剑,不至于这么容易就死了啊?”诸葛卧龙有些不甘的说道,他也不相信周昂就这么容易的死了。

    听到诸葛卧龙的话,姜小昙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她将自己的手掌翻了翻,好像在细细打量,而后忽然面露激动之色的说道:“对,夫君没有死,如果夫君死了的话,我也应该不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