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爱如蜜糖婚似毒宗念林沅 > 第222章 窥一斑而知全豹
    尹姿琪的希望落空——林沅到底是把她给认出来了。

    他自顾自吓唬完人就把视线移开,倒不是嫌辣眼睛,是因为掌心一空,某人把手抽出去了不说,手指头还悄悄怼了他后背一下。

    林沅回视宗念,十分没有默契的把她的小动作搬到台面上,虽没有直接开口问‘干嘛?’但他眼神、表情传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宗念眉心一皱,刚知道当初万隆那次,他在背后做过的比她知道的多,但他刚刚当众质问尹姿琪并不托,语气再淡再平和也总归是斥责…而一个男人‘大庭广众’斥责一个女人,如果被有心人士截取外传,不用想,马上会有一大波圣母网友前仆后继的到达评论区,群起而攻之。

    她有意提醒,但这话让她怎么说出口,直言‘别吓唬人’吗?

    被点名的尹姿琪婆娑泪眼看不清两米外俩人的互动,但林沅的质问言犹在耳,到底是指着家里过活的富二代,尹姿琪害怕了,因为听出来林沅懒得跟她犯话,直接要找她父母清算了。

    “不是,我,我不是,我——”她支支吾吾半天,害怕到嘴不利索。

    万隆那次,只能说往事悠悠不堪回首,要是他爸知道她又惹了林沅……但这次她是真的冤。

    尹姿琪给自己鼓了鼓劲儿,“那个,林总,我这次真没做什么,您信不过我但您可以问宗念,我除了跟她打招呼话都没多说一句,真的,我可以发誓。”

    林沅不稀罕她的发誓,说话不看人,“那个是你朋友,你联系她家里,叫个能沟通能负责的过来。”

    天地良心,像是卖友求荣,帮着找家长这样没义气的事儿,尹姿琪不是不乐意干,“培培她爸是千程物流的吴总,可我没有号码,是真的联系不上啊。”

    尹姿琪难以担此大任,为难到想哭。

    “你说千程物流,吴凡刚吴总?”

    “是,吴凡刚有个女儿,那位应该就是吴培培。”

    问话的是宗念,答话的是行走的企业黄页大全,钟鸣。

    两人对话毫无违和,林沅一听她这么说,不用问也知道她跟这个吴凡刚应该是有交集的,“给吴总打电话,让他过来一趟。”

    钟鸣点头,立马掏手机翻通讯录。

    “不用。”宗念说。

    钟鸣手指一顿,跟他说话吗?

    “不用麻烦了,大晚上的。”

    钟鸣看向林沅,眼带询问,林沅眸子淡淡一瞟,看她神情并不是要忍气吞声,遂告诉钟鸣,“先看看。”

    看她什么打算。

    宗念没打算,因为这事儿不大,更动用不到林沅……刚好,这个仇她自己就能报了。

    围观的人群终于散了个干净,宗念转向不知是吓傻还是气呆了的吴培培。

    省去试探,直言道:“你爸爸前天还带着年度财报来找我。”

    “嘁。”那吴培培脑袋一歪,摆明了不信,但到底是碍于林沅的震慑力,没敢再口出恶言。

    “你爸爸来找我不为别的,他说国内物流行业门槛越来越低,市场混乱,鱼龙混杂,像是千程这种本地老牌企业真真是步履维艰。”

    不学无术的富二代普遍怕家长,宗念这话听着耳熟,好像跟他爸常念叨的的那些个陈词滥调一样,吴培培再跋扈,到底也开始心虚。

    “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我们说我们的事儿,你有能耐少往我爸那儿捅,你多大了,小孩子吗,还有事儿没事儿就告家长?!”

    要说这吴培培也是情商感人,犹记得林沅要跟俩女人父辈谈,是懒得跟这些个纨绔作女周旋,从父辈下手高质高效省时省力,但到她嘴里就成了小孩子的把戏,没能耐,只好找家长。

    某小孩子脸色没有明显变化,但眼中浮现的不耐烦不容错辨。

    宗念没去看林沅脸色,兀自对吴培培点点头,“你说的对,我没想找你爸,不是怕你,更不是束手无策,我是看你爸年纪也蛮大了,白天为了生意奔波,晚上还不得闲,要为惹是生非的女儿奔走。”

    “罗里吧嗦,”吴培培眼睛明显一翻,“磨磨唧唧不知所云,你就说你到底想怎么着吧?想要钱还是要什么?钱我不是不能给你,但我的钱你不能白拿,狗留下,你们离开,我们就算两清了。”

    宗念不知道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是怎么培养出来的,总归,跟家庭教育脱不了干系。

    “小石榴我肯定不能交给你,我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有什么要求跟赖总自己联系,他如果说可以转交给你,我到时候亲自把小石榴送你家去。”

    “嘁。”吴培培翻了个720度的大白眼,但那眼皮细看是抖的,俨然是外强中干,慌了,由内而外的发虚。

    “至于钱,我还真不用你给。”

    吴培培呲笑一声,双手抱胸,“不要就拉倒,我还就告诉你了,机会就这么一次,是你自己非要人前装着一身傲骨给错过了,而且我劝你也别白日做梦,我不可能追着你屁股后头给。”

    宗念也不恼,神色淡然,“嗯,不要,你留着吧。”

    吴培培一噎,重拳打在棉花上,满身的戾气顿时无处倾泻,嘴上占俏的爽感终究转瞬即逝的,随之而来的就是憋闷,是怒火中烧。

    但人家都说了不要,还一脸淡泊名利的死样子,若她再提,可不就就真成了‘追着人屁股后头给’?

    “有病。”

    吴培培嘟哝了一句,转身就要走,不想跟这女的纠缠,狗让她牵了就牵了,真有能耐别牵狗,能牵到赖铭伟的手才是真格儿的。

    她这么一想立马就释怀了,是啊,一条狗而已,计较什么。

    关键是她旁边儿那男的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俩人还都认识她爸……

    她这脖子一梗,脑袋一扭的姿态是潇洒,是能屈能伸,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殊不知这一幕落在被调集过来盯场的几个保安和领班眼里就成了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也是讽刺,正如尹姿琪第一时间选择明哲保身,卖友求荣。吴培培走也是自己走,压根儿没再管尹姿琪是不是能顺利脱身。

    宗念见状忽然走神,庆幸自己岁半生跟着各个保姆一起成长,但礼义廉耻还学得妥当,没活成这种拿不出手的刁钻样儿。

    “回去转告你爸爸一声…或者,我一会儿自己打电话跟吴总说。”

    吴培培终是定住脚步,两秒后又走回来,愤愤的瞪着宗念,“你没完了?”

    宗念用行动告诉她,是,没完,惹事儿的是你,现在闹够了想走?

    在家有人惯着,在外没人是你父母。

    宗念启口,声线从容,“请你回去转告吴总,原本还感念着同是国内老牌企业,我对千程物流还有几分惺惺相惜,如今见你这般阔绰做派,倒不像是个夕阳企业之后应有的朴实状态。

    “你们吴家家风我一个外人自然没资格置喙,但作为生意人,彼此合作的前提是坦诚,窥一斑而知全豹,此刻我有理由认为千程的营收状况并不似吴总所言般岌岌可危。”

    吴培培眉心紧拧,不耐烦道:“说的都是些个什么玩意儿,你能不能别拐弯抹角的,有话直说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