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吾道仙途 > 第209章 宗主有苦仅自知
    他开口道:

    “这次宗门额外的组织这次考核,可以说是几千年来都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你们是幸运的,这一点你们有空了可以问问,在你们之前进来的,与你们同一个地方的人,他们自会告诉你们他们的感受,但是,这只是个开始!”

    他的目光再次从五个人脸上一一扫过,五个少年目光闪闪,并不退缩,冷蝉更喜,继续道:

    “修行路上,千难万险,能够脱颖而出的并不会太多,这虽然有太多的原因,但不努力,却是其中最为主要的一条,我希望你们记住这一条,另外,机遇也是很重要的,我是宗门里专门负责弟子培养的长老,所以,只要你们有一颗努力上进的心,我会看到的,到时候,就是直接收你们为我的弟子,我也是很高兴的!”

    他再次看了几人一眼,点点头,最后说道;

    “所以,好好表现吧,不要担心什么,这次的考核,出的题目也是由老夫制定,所以,不要考虑自已没有修为的事情,只作好自已就是了!”

    他起身,大声道:

    “好了,都去准备吧!”

    五个少年离去了,他却没有动,站在那里,看向殿外,想着该怎么设计些又能多看看他们的能耐,又能多给他们些方便的考核关卡来;

    这时,有人来报,说是云宗主相请,他的好心情一下子便给破坏了,但也没办法,交待了汪涛和贺远一声,便独自离开了这里,前往议事大殿;

    云东海见他来了,满脸堆笑,连声招呼,坐定之后,便道:

    “请你来呢,便是想问一下,那考核的事情,可办的怎么样了?”

    冷蝉倒是一楞,没想到他竟是这么着急,不由的在心里打了个回回,口中答道:

    “正在考虑!”

    云东海点点头,叹道:

    “我也知道时间紧了些,可是,还是辛苦一下,大概多久便可出来?”

    冷蝉看着他,终是看不出个什么,犹豫着道:

    “今日,应该可以吧!”

    云东海不停的点头,口中说道:

    “不如……能不能把你的想法讲一讲,我们合计合计,这样快些?”

    冷蝉又是一楞,直看着他,却不答话,云东海一笑,说道:

    “这不估计大长老也快回来了吗,这些小事,却又不能不办,两下弄了,也好应对宗门大事,我想,这个,总没必要再找几位长老来,你,没问题吧?”

    冷蝉没法,答道:

    “那行,不过,宗主是否可以把你的想法讲一讲,我也好参详参详!”

    云东海又一笑,点头道:

    “行,那我便将我的想法说一说,对这些弟子,无非是考查他们的心性,智力,耐性,反应,特长等,但我想,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把宗门内其他的想出头的弟子也纳入一些进来,这样也公平些!”

    冷蝉想了想,犹豫道:

    “却不知宗主准备弄多大的规模,这时间……?”

    云东海稍楞了下,但马上便笑着说道:

    “虽说时间紧了些,但还是全面一点吧,这个,你决定,人数嘛,就控制在二十人左右吧!”

    冷蝉道;

    “也就是说,除了这五个,再从宗内选十五个左右?”

    云东海一楞,忙道:

    “还有一个呢,那个楚凡,他也是要参加的,宗内,嗯,十四个吧,人员你定,主要就是那些有潜力的。”

    冷蝉说道:

    “这最大的问题,便是有些有修为,有些没修为,这……”

    他揺头道:

    “就是这个不好办,你有没有好的主意?”

    云东海一笑,说道:

    “这个好办,到时候就放在六长老西边的那座山上,我会请伍太上帮忙,将他们的修为都暂时封住,这便可以了吧!”

    冷蝉点头,说道:

    “那行,晚上前我会把方案拟出来,到时候你再看看吧!”

    云东海点头,便道:

    “嗯,那我现在就去见伍太上!”

    冷蝉出殿,还是有些不明白,怎么说这也是件很小的事情,有必要这样么,但不明白归不明白,该做的事却还是要做的,他回去设计去了;

    云东海是在谈话中想到的,他想,借着这事,将伍知元糊弄一下应该是可行的,要不然,这一直拖着不去见,也不是个办法,再想,还是觉得没什么问题,便去往后山;

    在迎宾堂后面的高峰之上,江峰正看着俩人离开,心里也在思考着;

    伍知元接报,也想问问之前的事办的怎么样了,便叫他进来;

    还是那个小院子,却没有赵知情在了,伍知元等他见过礼,便道:

    “做的怎么样,有没有人反对啊?”

    云东海小心的答道:

    “基本上还是可以的,都通过了,也动起来了,只是,有一项却须大长老回来才能敲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哪一项啊?”

    “就是那护法堂的事,不过,虽说没有变动,但那堂主却已经是听从我的指令了!”

    伍知元哼了声,说道:

    “等大长老回来后,两下弄好了,听说上次那冰雪峰,还有天翼门居然胆大包天,敢惹我长平了,你就这么忍了?”

    云东海忙道:

    “冰雪的已经去了解过了,应是他们内部有人故意嫁祸,想引起我们的怒火,而天翼的,是大长老去的,还没回来,我想等……”

    “还等什么,那天翼比较远,可以缓一缓,这冰雪,不远吧,你带上几位长老,应该就可以了,哼,我长平的脸都给你们丢尽了,难道,还要让老夫亲自前去不成?”

    云东海紧张了,忙道;

    “那冰雪已经服软,据刘长老回报,他们准备前来赔礼,这……”

    伍知元傲然道;

    “赔礼,哼,就一个赔礼就可以完事了?”

    他并不是问云东海答案,而是自言自语,但冰雪的这种作法却也说不出个什么不对来,伍知元感到有些不舒服,便对他道;

    “如此,也就罢了,但定要让他们长个教训,你,可懂?”

    云东海忙应;

    “属下明白,明白!”

    伍知元又道:

    “若是那天翼也是这样,这次让他们多准备点高阶的灵兽过来,他们那边,应该很好弄到的,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