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赘婿庞飞安瑶 > 964:颂帕
    庞飞是华夏国人,华夏国的子民,他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好他的母国。

    见面的地点,是在对方的地盘上。

    此人名叫颂帕,掌控整个小南国对外输出的黑买卖,其拥有的势力,堪比一支军队。

    庞飞只带了岐峰和莫轩、时峰三人,简直就是羊入狼穴,送货上门!

    那颂帕一边抽着雪茄一边操着小南国的口音对着庞飞嘲讽着说,“你们华夏国人还真是不怕死啊,三个人就敢来到我的地盘上来跟我谈判,谁给你们的胆子啊?”

    这周围少说有上百名身穿铠甲手持家伙什的雇佣兵,随便一个,分分钟就能要了三个人的性命。

    但见三人却是一点畏惧的神色也没有,赫然立于众人面前。

    那强大的气场,反倒让对方的百十号人,显得是那样的渺小。

    庞飞双手背在身后,脸上看不出什么太大的反应和表情,但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却是在冒着熊熊的烈火。

    一抹,看不见的熊熊的烈火。

    “六国成立之时,曾明确规定,各国之间禁止非法交易的买卖。你向我华夏国内输入大量不合法的子弹、枪支、金钱,已经触犯了两国之间的法律法规。我来是要提醒你,立刻马上停止你的愚蠢行为。”庞飞看似面色平静,实则内心波涛汹涌。

    江北三省动乱的根源,就是从这个家伙身上起来的,他恨不能将这混蛋撕碎了砍了!

    颂帕听闻,仰着头“哈哈”大笑起来,他在笑庞飞的狂妄自大,笑他的不自量力,更是嘲笑他的愚蠢和可笑。

    跑到自己的地盘上来沙撒野,还用这种口气跟自己说话,这家伙是脑子秀逗了还是被门挤了,嫌弃自己活的太长了吗?

    “啪”的一下,手中的烟头被狠狠丢在地上,颂帕恼怒不已,一声令下,在场上百号雇佣兵纷纷提起家伙什,将枪口对着庞飞、岐峰和莫轩三人的方向。

    面对黑压压一片枪口,岐峰和莫轩下意识拔出身上的家伙什,但他们两个人和对方的数百人相比起来,实在是太微乎其微了。

    而位于人群中间的庞飞,却始终跟没事人一样站着。

    他无视周围的一切,因为这些在他看来,根本不被庞飞放在眼里。

    不远处的颂帕看着庞飞那一脸淡然的样子,越发的来气,他怒气冲冲从手下手中抓了一把家伙什过来,走至庞飞跟前,用枪口抵着庞飞的脑袋,“艹,跑老子地盘上来装逼,你算老几。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自不量力……”

    “咔嚓咔嚓……”

    颂帕正欲扣动扳机,下一秒,手中的家伙什却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不见了。

    再定睛一看,不是不见了,而是鬼使神差地到了庞飞的手中。

    而且,此刻庞飞手中的家伙什,对抵在自己的脑袋上。

    颂帕傻眼了,他的一众属下们纷纷将枪口对着庞飞。

    颂帕惊吓不已,连忙呵斥,“你们都他妈眼瞎啊,没看见我被人用枪口顶着脑袋吗,你们是想看我死吗?都他妈给我把枪放下。”

    吼完后,他的脑子还是一片空白的,适才……适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竟是一点印象也没有,都不知道手中的家伙什到底是怎么抵达庞飞手中的。

    眼前的这个家伙,到底是人还是鬼,他的速度,怎么可能比子弹还要快。

    他刚才又是如何做到瞬间将自己手中的家伙什抢去的?

    颂帕不敢再嚣张了,他害怕极了,越是像他这种位高权重的人,其实越是怕死。

    他颤颤巍巍地看着庞飞,口干舌燥,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抽干了水分一样,快要发不出声音来。

    “你……你先把枪放下,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颂帕腆着脸哀求着。

    庞飞依旧神色如常,只是那双漆黑的眼眸,火焰却更加浓烈了。

    他将枪上了膛,只要轻轻扣动扳机,颂帕的这颗脑袋,立马就会变成一颗烂西瓜了。

    颂帕眼见着庞飞将枪上了膛,吓的腿肚子直打颤。

    这个魔鬼,特么的他该不会真的要对自己动手吧?

    “你敢乱来的话,我这上百号兄弟,不会放过你的。我敢发誓,你们活着走不出这里。”颂帕说。

    庞飞不以为然,手指已然按压着扳机,轻轻下滑……

    再往下一点,子弹就会从枪膛里射出来,将颂帕的脑袋当场击爆。

    颂帕再也不敢嘴硬,恐惧从四面八方袭来,围绕着他。

    “啪”的一下,求生的本能让他下意识抓住庞飞的手腕,也让他脸色惨白,宛若死人一般,毫无血色。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大哥手下留情。你要问什么,要我做什么,尽管问,尽管说,我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让你的人把手中的东西都放下。”庞飞也并非要这个家伙的性命,刚才的举动,不过是吓唬吓唬这小子而已。

    这种亡命之徒不给他点厉害的手段,他又岂能这么轻易地上当?

    颂帕闻言,脸色一僵,自己的命现在被握在庞飞手中,他可就指望着这些属下或许还能救自己一命。要是他们都走了的话,那自己的命,就真的完全掌握在庞飞手中了。

    他犹豫着说,“能不能……”

    “不能!照我的话去做,一个字都不能改变。”庞飞语气森然,态度坚决。

    颂帕咬了咬牙,冲身后的人群挥了一下手,示意众人全部退下。

    不稍片刻,这厂子里上百号雇佣兵全部退出,此刻,只剩下颂帕一个人了。

    局势瞬间扭转,原本占据有利地位的颂帕,现在却变成了落入下方的那一方。

    庞飞将手中的家伙什递给莫轩,转身来到颂帕坐过的位子上坐下,而颂帕呢,此刻乖巧的像是小绵羊一样站在他面前。

    庞飞道,“和潮爷的交易,能不能停止?”

    颂帕送拉着脸说,“我能停止,但潮爷未必愿意。”

    “此话怎讲?”

    “你不知道?”

    庞飞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他要是知道的话,还会这样问?

    颂帕被瞪怕了,继续说,“潮爷在小南国有人,是那人让我跟潮爷合作的,要不然你以为我吃了雄心豹子胆,敢违背六国契约,冒险做这种掉脑袋的事情?”

    颂帕说的只是表面现象,真正的潜台词是,小南国中有人故意输出大量武力财力,来让潮爷在华夏国内部搞破坏。

    华夏国现在腹背受敌,四面楚歌,为何他们不从其他省份下手,而非要从庞飞的江北三省下手?

    因为,庞飞现在是华夏国的经济支柱,是华夏国的根本,如果没有庞飞,华夏国也就如一堆散沙一样了。

    所以他们的真正目的其实根本不是庞飞和江北三省,就是华夏国!

    这和庞飞之前的猜测很接近,在小楚国和华夏国一场战役之后,华夏国重创不堪,久久不能恢复,这时候,邻国的小南国便想趁机打华夏国的注意,意欲先将其从经济上根本上瓦解掉,然后再一点点吞噬。

    小南国狼子野心,实在可恶至极!

    当初小楚国的秘密泄露后,华夏国可是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其他国家的,如今华夏国有难,他们非但不帮忙,还想做农夫与蛇里面的蛇……

    既然他们无情,那就别怪华夏国无义了。

    华夏国再狼狈不堪再落魄,也比小南国要强大许多,十几亿的人口,哪怕是每人吐一口唾沫,也能将小南国给淹没了。

    庞飞不管潮爷背后又什么样的靠山,有什么人在支撑,总之,颂帕和潮爷的交易,在他今天走后,必须终结。

    冲岐峰和莫轩使了个眼色,二人便心领神会。

    几桶汽油泼在这厂房内,一把火丢上去,这个地方,瞬间变成一片火海。

    这里面,可是储藏着不少的物资,这把火下去,颂帕可是损失惨重啊!

    但这,还只是庞飞的一个警告,倘若颂帕再敢继续和潮爷合作下去,下一次庞飞让他损失的,可就不是经济上的财产了,而是他的命!

    挟持着颂帕,三人大摇大摆着从这里离开。

    一直将车子开到安全的地方,他们才将颂帕丢了下去。

    后方,是颂帕的手下开着实际辆车子追了上来,火力十分凶猛。

    岐峰猛打方向盘,通过事先早已布局好的小路离开。

    等颂帕的车队追上来,陷阱启动,十几辆车子被掀翻的掀翻,推到悬崖下的推到悬崖下,死伤惨重。

    颂帕怒吼着,端着家伙什对着庞飞等人离去的方向一阵扫射,“艹!老子不会放过你们的。”

    夜里,庞飞等人在一处无人居住的民宿里面过夜,时峰问庞飞,“庞哥,接下来咱们怎么办?”

    庞飞漆黑的双眸落在跳跃的火焰上,深邃不可见底,“回华夏国,去京都,见轩辕朗。”

    时峰不明所以,“去见他干嘛?”

    “小南国的事情,明显是有人蓄谋已久,我不信南帝不知情。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了,我要说服轩辕朗,让他主动出兵。”

    “庞哥……轩辕朗轩辕梦那样对待你和主母,你干嘛还要替他们操心那些事情?”时峰很为庞飞抱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