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楼乙 > 第两千两百七十章 冰释前嫌
    ,

    楼乙这边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他太过信任神虎圣域的诸位大人物,又错误的低估了天枞的实力,如今他是直面天枞,身后再无帮衬之人,王凯虽有心帮助他,但却要为楼乙巩固住砂雾小世界,否则天枞的力量一旦暴走,波及的可就不是天风驻地这么简单了。

    楼乙望着如今火力全开的天枞,苦笑着摇头道,“你们这些耍心眼的家伙,心是真够脏的,都这种时候了,还有心玩扮猪吃虎,唉”

    说话间一股强劲的风流呼啸而来,如万千风镰切割向楼乙的身躯,他的眼瞳在风之力中捕捉细微的律动,并依靠这些来调整自己的身体,使他能够成功脱险并且化险为夷。

    然而情况似乎远比他想象的更为复杂,即便有着分风图的帮助,楼乙还是发现自己不能够完全捕捉到对方的招式,他不由得暗自赞叹道,“不窥是白虎一族,真是羡慕啊”

    原来这并非简单的风之力,其中更蕴含着白虎一族余生就来的天赋之力,这种蕴含着庚金之力的风,其破坏力远不是单纯的风之力所能够比拟的。

    而楼乙的身体对这金之力有着异乎寻常的排斥,若不是因为有太岁之体的修复之力,恐怕他现在早就千疮百孔的屈辱死去了,身上因为被风切割出来的伤口,正不断向外渗透着血,一道道的碧绿色光斑正附着在这些伤口之上。

    同时有透明的液体正蠕动着包裹着伤口,在太岁之体与神农医气的双重作用下,总算没有搞出大乱子来,但天枞对他的恨此时表现的淋漓尽致,他不断的聚拢着力量释放出来的风潮,疯狂的攻向楼乙,两者之间的修为差距有着天壤之别。

    楼乙脑海之中没有一丝觉得能够战胜对方的念头,当然除非他动用斩仙飞刀,但一旦动用此物,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便根本无从得知了,所以他没办法去用此方法。

    就在这时天枞突然出现,巨大无比的虎头,对准他便是一口强劲的风流吹出,四周的空间壁被瞬间震碎,王凯脑袋上躺着汗水,倾尽全力去修补这些裂痕,但仍有力量倾泻而出,瞬间撕扯在真正的世界里,掀起万丈飓风摧毁周围的一切。

    好在因为是乱流,没有固定的攻击方向,所以虽然天风驻地受到了波及,但却并没有因此被破坏,王凯祭出独山玉符,六色神光笼罩在小世界之外,他咬破自己的手指,以自己的血写了一道血符,然后拍在了独山玉符之上,一瞬间两者的气息融为一体。

    原本三座玉山之影,瞬间被替换成了王凯的形象,只见他张开双臂,手指在空中虚画,一道道巨大的符文凭空出现,并贴在了六色光罩之上,用来加持独山玉符的力量,但这么做对他本人有着非常大的风险,因为此刻他的神魂与独山玉符融为一体,若天枞的力量完全暴走,一旦六色玉罩破碎开来,那么王凯即便不死,也会精神识海崩溃,从此成为一个废人。

    但这么做的好处也非常明显,他能够引动独山玉符的全部力量,用其来加持六色玉罩,修补小世界的裂痕速度更快,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不希望小世界突然崩塌而导致天枞从中逃出并制造出可怕的灾难。

    楼乙如一叶孤舟在狂风巨浪中颠簸,似乎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就在这时金棕妖鼬不顾自身的危险,强行冲到了其身边,对其喊道,“抓住我,我带你出去”

    楼乙见到它浑身是血,且伤口深处竟然露出了赫黄色的妖骨,楼乙点了点头,他告诉金棕妖鼬前进的路线,对方在在他的指引,以及自身的天赋加持之下,终于从这可怕的风潮旋涡之中,将楼乙给救了出来。

    然而事情远未就此结束,天枞哪里肯放过楼乙,他见金棕妖鼬将楼乙救走,冲着他们逃走的方向吼道,“大胆”

    这声音一出,整个风潮为之战栗,可怕的音啸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从后方追了上来,空间再度破裂开来,王凯一口血喷出,他胡乱抓过一把丹药,便塞进了嘴里,同时拼命操控独山玉符去修复小世界的裂痕。

    就在这时远处一道青光,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个异常美丽的人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王凯看着对方身上所绽放出来的古老神纹,一时间竟然看呆了,就在这时那美丽的身影对其说道,“王凯叔叔,请让我进去,我要去救我父亲”

    虽然声音有些不同了,但是说话的语气让王凯从愣神之中回过神来,他讶异的问道,“你是小月儿”

    那女子点了点头,并再次催促道,“王凯叔叔快些吧我父亲有危险了”

    王凯点了点头,将小世界打开一个缺口,楼月瞬间消失在了其中,王凯看着慢慢愈合的缺口,喃喃自语道,“这真的是月儿吗真是太令人震撼了”

    楼月踏入小世界的瞬间,立刻化作本体,一头白虎背生青色双翼,周身笼罩着玄妙无比的古老神纹,它刹那间出现,并将震得头晕目眩失去反抗力的楼乙跟金棕妖鼬救了下来。

    此刻天枞俯冲而来,楼月转头向其发出咆哮之声,气势丝毫不输与对方,狂暴的风潮在楼月的作用下,倒戈相向竟然攻向了天枞本身,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以至于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白虎圣域的所有人,都一脸震惊的望着这头美丽异常的青翼白虎,而且当他们感受到楼月所散发出来的可怕神力后,面面相觑陷入了短暂的混乱之中。

    天枞被她这一吼,再加上自己的力量竟然反抗回来对抗自己,原本被妒火快要吞噬的精神,竟然有了一丝清醒过来,当他的目光锁定在楼月异常美丽的身躯上时,顷刻间竟然心动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即便对方凶狠的瞪着他,甚至对其作出攻击性的动作,天枞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晃了晃自己巨大无比的脑袋,楼月同他相比,体型明显存在巨大的差距,可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非但不输给他,反而似乎更胜一筹。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体内的戾气被进一步的压制住了,正当他准备开口询问对方身份之时,突然楼乙开眼望向了他,一瞬间天枞的精神力陷入进了梦境之中,他过往所遭遇的一幕幕,一点点的被楼乙所洞悉。

    楼乙震惊于天枞的过往经历竟然如此复杂,也震惊于这些神虎圣域的大人物们,给其灌输的负面情绪,他从一个努力好学的孩子,一步步被这帮人拖入了深渊之中,楼乙感到异常愤慨。

    当他看到梦境之中的天枞,展现出来的渴望得到白虎神君认可,渴望得到白虎神君对他的赞赏与爱之时,楼乙默默的叹了口气,在他看来白虎神君甚至比虎皇更加不懂如何教育子女,以至于天枞得不到其承认,逐渐误入歧途。

    楼乙动用恐梦之力,开始慢慢修复他内心的畸形想法,并将白虎神君的一些行为作出了改变,因为天枞修为高深,他做这一切的时候,必须异常的小心,一旦被对方察觉这是骗局的话,反噬的梦境之力,很可能会让他难以承受。

    但令楼乙没有想到的是,天枞主动接受了这一切,可能也是因为这些都是他内心深处极为渴望的东西吧

    他心中的戾气,随着梦境的不断延续而慢慢的消散,天枞那紧皱的眉头,也慢慢的舒缓下来,自始至终楼月都在密切注意着周围的动向,生怕有人对其父不利,但以她如今的姿态,没有人敢对其出手,因为这帮人还不确定她究竟是何方神圣。

    经过数个时辰的编制梦境,楼乙撤销恐梦之力的那一刻,便直接瘫倒在了楼月的背上,后者小心翼翼的将其托住,生怕一不小心摔了自己的父亲,却将金棕妖鼬抖了下去,后者颇为无奈,只能盘坐在一旁精心打坐疗伤。

    小世界之外因为有王凯坐镇,并没有透露出去太多的讯息,不多时一道神光从天而降,白虎神君似乎终于出关了,他先是察觉到了一线天方向的异常,神识扫过一线天的时候,便发现了那些被风渊困住的神将们,这让他意识到了什么,便将神力投向了天风驻地,在这里当他感受到了天枞的紊乱风力之时,便立刻来到了小世界外。

    他出现在了王凯身前,王凯自动打开小世界,白虎神君点点头便消失不见了,此时王凯也已经到达极限,他撤去了贴在独山玉符上的血符,极度虚弱的躺在了云团之上,喃喃自语道,“跟着恩公真是一件苦差事啊”

    天枞还沉浸在梦境之中,楼乙却看到白虎神君的出现,他先是看了一眼楼月以及其背上的楼乙,然后目光便看向天枞,眼神之中明显带着担忧之色,楼乙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松了口气,这意味着神君确实是在意这个儿子的,只是因为天风前辈的缘故,所以对天枞皇子太过严苛了些,他其实是不擅长教育子女的,方式或许野蛮粗暴了些,这使得天枞会错了意,以为作为父亲的白虎神君只在乎他的大哥天风,而不在乎他这个次子。

    无论他如何努力,父亲从未给予过他一丝一毫的温暖,渐渐的天枞心灰意冷,再加上那些神虎圣域大人物们的拉拢与教唆,使得他误入歧途,走上了权利欲望的道路,将希望得到父亲的认可,变成了想要夺取其父的监兵神君的位置,偏执的认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够真正入了其父的眼,才能真正引起白虎神君的注意。

    楼乙对白虎神君说出了这些,并邀请他一起观看了自己编织的梦境,当白虎神君看到天枞的无辜与渴望之后,他陷入了沉默与自责之中,楼乙向他解释了一些,也希望其作出改变,彻底从天风前辈逝去的阴影之中走出来,学会看看周围,学会注意到他其实还有一个儿子,一直想要引起他的注意,得到他的爱。</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