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问鼎宫阙 > 136、大棋
    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

    ()    屈指数算, 乾安朝的上一位贵妃周氏离世已近十年,贵妃之位空悬了十年。况且周氏还在离世后被查明罪行遭了废黜,也就再算不得什么贵妃,夏云姒这舒贵妃一朝册封,自然万众瞩目。

    她喜欢这样的瞩目。这样的瞩目对她来说原无关紧要,却该属于身为皇后的姐姐。如今姐姐没了, 她来代她享受于此便是。

    皇帝亦是一连几日都宿在了永信宫, 似乎一时将旁的嫔妃都尽数忘了, 只想陪着她。她有着身孕, 二人其实也做不得什么,他却说与她一起说说话也是高兴的。

    但这几日里,他仍未与她提及朝中正起的风波, 半个字也不提。她一时也压着不问,免得让他觉得她对朝中之事消息太过灵通, 平白惹出猜忌。

    如此,等了足有七八日, 她才在宁沅见过几位他为他选出的人后开了口:“今儿听宁沅说,皇上让他见了几位臣妾父亲的门生?”

    灯火通明里,他正站在铜盆边净着手, 只给她了一道颀长的背影。听到她的话, 背影滞了滞, 遂点头:“是,朕为他选了几人,让他先见一见。”

    她又道:“是之前说的选太傅少傅之事么?”想了想又自顾自摇头, “宁沅说他们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若挑来当太傅少傅,是不是太年轻了些?”

    本朝能堪太子太傅、少傅之职者,大多是德高望重之位,年纪、资历一说出来便强过大半个朝堂的那种。

    他于是一哂:“少傅已经选定了。”

    边说边在宫人的侍奉下将手擦干,他踱向贵妃榻上千娇百媚的她。她挪了挪,拍拍榻边让他坐,他便噙笑坐下,欣赏了她好一会儿,才想起话似乎还没说完:“……这回是选东宫官。”

    夏云姒一愣:“东宫官?”

    “嗯。”他点点头,“封了太子,手下就要有一班自己的人马了,称东宫官。”

    夏云姒微显讶色:“皇上这是……想即刻封太子么?”

    他轻然喟叹:“是。朕从前觉得宁沅既嫡又长,储位之事非他莫属,不必急于昭告天下。但早年五皇子夭折、宁沅宁沂又都险些遭郭氏毒手,可见!见这储不立,皇子间就总还会有一争,还是先将太子立稳为上。”

    他所言不假。不立太子,储位便空着,让人有理由心存侥幸。心存侥幸又是那样容易的事,自欺欺人地说服自己一番,就会放手去争那个位子。

    但将太子立住,就有所不同了。诚然或有穷凶极恶之徒会想除掉太子为自己铺路,但更多的人会因此定下心里,觉得储位既已有人坐上,自己再争不免过于凶险。

    夏云姒轻轻地又一笑:“臣妾还道封太子和封贵妃差不多,也只要一道旨意呢,原来竟有这么多事?”

    他也笑起来,边笑却边叹:“本来也确是只要一道旨意,其余的日后慢慢备来便是。但眼下,唉……”他摇摇头,“不说这个了,立储是迟早的事,朕不会由着他们这样闹。”

    夏云姒顺着他的话奇道:“这有什么可闹的?宁沅的身份放在那里,才学又不差,合该是合适的储位人选。”

    “是,但朝臣们反对的倒也不是立他为储。”说着再度摇头,眉宇间多有几许烦乱,“朕近来想起这个就烦,且先不说这个了。”继而吩咐樊应德,“传膳。”

    夏云姒沉静垂眸,就不再多问了,给他那份他一直喜欢的舒适得宜。

    不一刻,晚膳在正殿中布好,二人一道用着膳,她却忽地“啊!”了一声。

    他看向她,她带着几分心惊肉跳看向他:“宁沅的事……朝臣们莫不是觉得他当储君无妨,让臣妾抚育他却不妥?”

    这一惊一乍猜测的样子引得他失笑,满目无奈地往她碟子里夹了块炖得透烂的鲍鱼:“有着身孕,别想这事了。”

    她摇头,深深地望着他,终于得以顺理成章地将想说的话说了出来,只是冠以了好听的“国事为重”之名:“国事为重,皇上不必为臣妾担忧,给宁沅另挑一位身为贵重的养母就是,臣妾想得开的。”

    宁沅已经十三岁了,加之早慧,许多事都已看得通透,另寻个养母有什么大碍?

    况且到底还都在宫里,他们又不是见不着面。

    他的面色却沉下去,摆手让宫人尽数退下。

    这样的时候,殿中总会有!一种让人紧张的寂静。夏云姒静静看着他们如潮水般退出殿门,又将殿门阖上、将夜色尽数隔绝在外面,忐忑不安地看他:“怎么了?”

    他搁下筷子,形容沉肃无比:“若只是如此,朕也知该如何做,但他们要的不是这个。”

    语中一顿,他终是缓缓地告诉她:“朝臣们忌惮你在宫中位高权重、夏家又数代簪缨,即便宁沅由旁人抚养也无济于事,说日后必定‘母壮子弱’,要朕绝后患。”

    夏云姒不假思索般地问他:“怎么个‘绝后患’?”

    她点点头。

    他续道:“——但你先记着,你不必害怕,朕绝不会许这样的事发生,自会护住你。”

    她又点点头,带着不明就里:“皇上说便是了,臣妾又不是什么胆小怕事的人。”

    他哑然苦笑,握着她的手未松:“他们要朕赐你一死。”

    她自有了猜测便悬起的心终于得以落下,身形却恰到好处地惊然一颤:“什么?!”

    他的手紧了紧:“你放心。”

    她满目惊恐地望着他,语中甚至有了哽咽:“皇上,臣妾还有宁沂……”

    他顿觉心疼,松开她的手,转瞬却又将她完全揽住:“好了好了,都说了,你别害怕。储位要紧,但朕不会草菅人命,何况是你的命。”

    她伏在他怀里,哽咽之声愈烈:“家中忠心,臣妾更半分不懂朝中之事……这般指摘简直是欲加之罪。再说……再说他们这是觉得宁沅日后会是昏君,竟扫不除奸佞;还是觉得皇上是昏君,竟教养不好太子?”

    和他相处得久了,她愈发知道怎样的哭声既能惹他心动、又不会太过娇软显得做作。

    他的声音果然愈发缓和,手一下下轻抚着她的后背:“别哭了,别哭了。朕已说过断不会听他们的,你要信朕。”

    “臣妾自然相信皇上。”她从他怀里挣起来,抹着脸颊上的泪珠,“皇上从不是会草菅人命的人。臣妾只怕众口铄金,时日长了,!皇上不得不听了他们的。”

    “朕绝不会。”他眉宇轻挑,字字有力,又重复了一遍那三个字,“你放心。”

    她终于不再言,伏回他怀中,只给他一声声的抽噎。

    她要他感受到她的心惊与难过,也记住她的心惊与难过。

    人总会不由自主地偏袒弱一些的那一方,皇帝也一样。

    这晚,夏云姒在他入睡后静静看了他好久——在郭氏告诉她那些事后她常这样看着他,想将他看得更明白,却又每次都只能在心下慨叹,他实在是个复杂的人。

    她其实从不觉得他是个恶人。

    不论她多么恨他,他都不是个恶人。

    他手中的权力太大了,每一分心思的动摇都有可能化作无法预料的后果。

    姐姐当年的死,不就是这样?

    所以她连动摇的机会也不能给他,必须将他的每一分心思都牢牢掌控住。

    这样的算计令人疲累,却也能让人保命、乃至平步青云。

    在宫里,步步为营总比坦诚相待要容易过活,情深不寿这四个字在这里总能应验。

    况且他对她,或许“喜欢”是真的,但论坦诚,大概这辈子也不会有。

    就拿这次的事来说,她暗地里都打听到了,朝中牵头要他赐她一死的是覃西王,他必定也清楚,不也还是一个字都不曾同她提起?

    所以啊,他们实是两个工于心计的人因为机缘巧合凑在了一起。

    到时正合适。

    这般一步步地算计下去,只看最后谁的棋更高一招。

    至于覃西王……

    夏云?侔簿驳胤?烁錾恚??糯舱识サ南樵莆疲?荒偷厍嶂迤鹈纪贰

    覃西王真是只苍蝇,成日给人添堵。

    罢了。

    为着腹中这个孩子,有些事!她原也不得不暂时缓上一缓,若能借着这个机会捎带手将覃西王收拾了,倒也不亏。

    她私心里如同啄木鸟从树中寻虫般细致而专注地揣摩着,若皇帝毫无半分动摇地不肯赐死她,覃西王的下一步要往哪儿走。

    有先难猜,因为她与覃西王从未打过交道,至今不知覃西王对她的敌意究竟从何处而来。

    不过……依着司空见惯的路数,若皇帝执意保她,对覃西王而言最简单的办法,大约是扶持别的皇子与宁沅夺位吧。

    除却宁沅宁沂与和妃诞下的五皇子,那也就剩燕妃膝下的皇次子与郭氏养大的三皇子了。

    如果是她,她就选三皇子。因为郭氏虽然刚出了事,这事却怪不到三皇子头上,反是皇次子曾经不敬嫡母,实打实地惹皇帝厌恶过。

    又翻了个身,夏云?倥吭诖采希?买⒌肿攀直常?髦窒钢δ┙谠谀院V杏倘缙迮贪闫炭??诎鬃涌吹梅置鳌

    想到精彩处,她不由自主地翘起脚来。

    他迷迷糊糊地睁一睁眼,见她明眸圆睁,低笑着将她搂住:“怎的还不睡?”

    她两声娇笑,柔软地倒进她怀里:“突然想到些事,睡不着了……吵着皇上了?”

    “没有。”他说着已重新合上眼睛,在她额上轻吻了吻,“什么事?说来听听,朕帮你想想。”

    “唔……”她好似迟疑了一下,“是宁沅提起的,说郭氏去后的这些日子,三皇子虽有乳母宫人们照顾,仍总是闷闷不乐。”

    便见他眉心一跳,再度睁开眼睛。

    她哀叹一声,柔声续道:“臣妾想……三皇子的乳母虽说过郭氏对三皇子算计颇多,但哪怕只为着这份算计,素日的照顾也必是细致的,宫人们比不得,还是尽快为三皇子另寻一位养母为上。”

    作者有话要说:  皇帝:怎么还不睡?

    44:脑补如何算计你脑补得睡不着。

    —————————————

    本章随机送50个红包,么么哒

    一秒记住域名:”.”</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