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家后院是花果山 > 第228章 诡异石门
    见林寒修为明明比自己低太多,却先跳,让敖听心心里顿时生起一股暖流,她这是刻意在保护自己啊,否则自己是金仙,正常应该自己先进才对。

    敖听心心中暖意洋洋,她自不敢让林寒单独涉险,也赶忙跟着跳了下去。

    刚跳进石头,林寒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阴寒之气席卷而来,让他感觉好似跳入了极地冰窟中,寒冷刺骨,而那股眩晕感又让他感觉自己象是一粒细小微尘投入了星空深处,身体不受控制的旋转着向下方直坠而去。

    “不会出什么意外吧。”林寒暗自道,他倒不是担心自己,主要别坑了龙女。

    好在这种情况持续的时间并不长,等那种眩晕的感觉消失,林寒脚也踏到了实地,紧跟着龙女的身影也在旁边闪现出来。

    “林寒!”见林寒没事,敖听心也是很激动,她金仙倒不担心,总担心林寒出什么事情。

    “我没事!”林寒笑着握住了龙女的手。

    敖听心这才芳心稍定,两人一起向前面望去,却发现他们来到了一块圆形平台上,周围都是石壁,眼前赫然是一座高有三丈,宽两丈左右的玄色石门。

    门前一片漆黑,几乎不可辨物,但是以两人的修为,不用说有神念可以感知,就是凭目力也能明察秋毫。

    只是这里比上面还要冷上十倍,这种冷不似寻常那种冷,而是阴冷,让人感觉极为不舒服,似乎要连人的神魂都要冻住,哪怕敖听心是龙女,也感觉极为不适应。

    主要敖听心生性淡泊,又爱干净,不喜欢这种阴冷的环境。

    反而是林寒,至阳之体,天生克制阴邪之物,倒没什么特别的不适感,大品天仙诀运转间便驱除了那种阴寒。

    见林寒竟然无碍,龙女美眸中不由闪过一抹诧异之色,自己金仙之体,又是龙身,不惧这种阴冷正常,林寒区区一化神,都未成仙,竟然也不惧,让她望向男人的美眸不由蒙了一层雾气,看来自己没有选错人。

    没办法,女人就是如此,尤其是敖听心,几万年的老姑娘,如今一朝得雨露,初品此中快乐滋味,这个男人便几乎成了她世界的中心,时刻在关注中,似乎在她眼里只有这个小男人了。

    目光向前望去,只见石门上布满了奇怪的纹路,显然是有禁制,只不过因为年深日久,又受死气的侵袭,禁制已经残缺不全,林寒推算了一下,合他们两人之力还是可以轰开这道石门的。

    只不过那种阴寒死气便是自门内传来,给人一种极为危险的气息。

    “公子,我们就不要进去了吧。”敖听心道,竟然做出了怯怯的样子,看的林寒都笑了,“公主,既然到了不进去看看难免遗憾,如果公主不愿意进去,那我自己进去吧,你守在这里就好。”

    “那好吧,那我只好陪你进去喽!”敖听心道,自己脸都红了,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成为真正的女人后,竟然喜欢对这个修为远不如自己的男人撒娇,乃至主动示弱,向男人寻求安全感了。

    目光一瞟,林寒忽然发现石门前两米见方的空地上布满了亮晶晶象冰块一样的东西,却比冰更加剔透,有一种阴亮的光自上面折射出来。

    林寒用白骨剑敲打掉一块,拿起来竟然刺骨冰寒,一股冰寒之意直刺骨髓,让他险些没脱手掉在地上。

    他赶忙运转法力,将这股阴寒驱逐了出去,待适应了这股冰寒之后,倒也没什么大碍了。

    “这是什么东西?”林寒不由一脸诧异,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奇特之物,凭感觉他知道这绝不是冰。

    再说了如果真是冰的话,以他的体质也不会感到如此寒冷刺骨。

    敖听心上前往他手掌上仔细看了看,忽然惊声道:“这是阴冰蚀流晶。”

    “阴冰蚀流晶是什么?”

    经过龙女一番解释,林寒总算明白了这些是什么东西。

    阴冰蚀流晶是一种炼器材料,其品级直追大罗汉金等顶级炼器材料,炼制法器时向其中融入一些阴冰蚀流晶,那阴冷的冰寒之气一旦击中敌人,瞬间便可将人冻成冰块,绝对是顶级的好东西,不用说化神,大罗金仙都喜欢。

    因为阴冰蚀流晶形成的条件极为苛刻,是一种难得的练器材料,此地能有显然是经年累月受阴寒死气侵袭,积累所致。

    “公子,这是好东西,你都收取了吧。”敖听心说道。

    “这么多我又用不了,我们一起收取!”林寒笑道。

    两人给祭法宝一番敲打,时间不大将阴冰蚀流晶收取完毕。

    林寒抬手往虚空一撕,头顶闪现一道空间缝隙,将得到阴冰蚀流晶放了进去。

    这正是他的介子空间,不得不说,有个介子空间存储东西方便多了,随着他的意念转动,介子空间便再次封闭了。

    敖听心也将得到的阴冰蚀流晶收进了自己的介子空间,得到这么多好东西龙女也是很高兴的,表情不胜欢喜,小女儿家心性一览无余。

    林寒上前推了推石门,纹丝未动,不由说道:“四公主,还要麻烦你将其打开!”

    说完了,林寒不由暗自苦笑,特么的,倚靠女人的滋味的确不太爽,不过没办法,谁让他打不开了呢。

    “正要如此!”

    敖听心将天师将递给了林寒,道:“公子,里面说不定有危险,这口剑还是你留着用来防身,看奴家将这扇门打破!”

    说完,敖听心掐起手诀就是一道法力洪流轰击在石门上。

    人家是金仙,林寒那点法力在龙女面前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索性由着她攻打。

    轰轰轰!

    法力洪流不断落在石门上,终于在敖听心数次攻击之后,石门轰隆一声崩碎,一个黑漆漆的洞口露了出来。

    只是石门刚刚被轰碎,冰寒彻骨的阴寒煞气便自山洞内冲了出来,哪怕两人有所防备,也被这股阴寒死气冲击的向后退了几步,受此煞气侵袭,石台上的温度似乎一下子下降了几十倍。

    两人连忙各祭法力护住周身。

    “你没事吧?”敖听心望向林寒道。

    “就是一股死气而已,能有什么事?”林寒笑道。

    “哼,还逞能!”</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