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魔鬼总裁今生请珍惜 > 第2084章 太宠你了?
    回到封家,莫管家弄了一些保平安的传统仪式。

    然后便是某人宠爱心肝宝贝的漫长时间:是抱了又抱,亲了又亲。

    好不容易生了个小情人,封行朗是真的爱狠了自己的女儿。何况小东西还长得那么的可爱甜美。

    在丈夫跟女儿亲昵的时候,雪落突然想到:丛刚跟小儿子怕是赶不回来参加女儿晚晚百日宴了!

    真是可惜了呢!佩戴上矫正器的封行朗,已经能站直身体了,但还没有开始自主的行走。亨特给林雪落的详细口头以及书面的康复计划上说,可以等上两三天再练习走路的。只有亨特知

    道,那份详细的书面康复计划,是出自丛刚之手。但丛刚却借了亨特的手交给了林雪落。

    “老莫,虫虫呢?”

    直到午饭吃到一半的进程,封行朗似乎才察觉到餐桌上少了小儿子封虫虫。

    一般情况下,小家伙也懒得上餐桌跟一群叽叽呱呱的大人们一起吃饭饭的。但他会时不时的在众人面前晃悠那么一下,存在感也是相当的低。

    这一刻,雪落更加确定:自己把小儿子交给丛刚带出去散心,着实是个明智的主意。

    因为小儿子在这个家里的存在感实在是太低了。

    并不是说大家不爱小儿子虫虫,只是小东西不想给机会让别人好好的爱他、宠他!感觉小家伙跟他们这些凡夫俗子似乎有那么点儿格格不入。

    莫管家愣了一下,“小虫……不是让太太带去医院了的吗?”

    雪落把头埋得低低的,她清楚丈夫知道了真相,一定会大发雷霆的。虽说丈夫能分配给小儿子的亲子时间不多,但封行朗是绝对不允许别人觊觎他亲生儿子的!

    “也就是说,小虫没在封家?”激动之下,封行朗直接站起身来。

    “亲爹你别担心,小虫弟弟肯定跟大毛虫在一起!”

    林诺小朋友并不知道丛刚已经将小虫带离了申城。他以为小虫只是跟丛刚回了启北山城。

    “巴颂,让丛刚把我儿子送回来!就现在!立刻!马上!”

    对于丛刚,封行朗本就不是很爽。耍架子不去接他出院也就罢了,竟然还敢把他封行朗的儿子给带回他的死人墓去了!

    “那个……我家老大他……他……”

    巴颂可怜巴巴的看向太太林雪落。要让他说实话,估计扛不住封大总裁的火气。

    “丛刚怎么了?死了么”

    封行朗冷哼一声。听起来就是见不得丛刚好。

    “行朗……虫虫……虫虫游学去了!”

    雪落想了好一会儿,觉得‘游学’二字还是挺合适的。

    “游学?游什么学?”

    封行朗眯眸盯向妻子,睿智过人的他瞬间便意识到:“虫虫该不会是跟丛刚一起离开申城了吧?”

    雪落还正思考着要跟丈夫如何的开口,却没想丈夫自己先知道了。

    瞄了一眼怒发就要冲冠的丈夫,雪落只是弱弱的点了点头。

    “是丛刚强行带走虫虫的?”封行朗压着胸腔里的怒火。

    “不,是我求着丛刚把虫虫带出门游学的!”雪落担心丈夫迁怒于丛刚,便主动承认了错误。

    “林雪落!你脑子坏掉了?你把自己的孩子让一个外人带走了?有你这么当妈的吗?”

    每每丈夫直呼自己大名时,雪落便知道丈夫是真的生气了。

    “行朗,你别发火嘛!虫虫现在正是学习言行的关键期,既然我们都照顾不到他,让他跟丛刚在一起不是很好吗?何况虫虫还是那么的喜欢丛刚!”

    雪落本不想跟这个暴躁的男人讲大道理的,可她也舍不得男人这般急躁。虫虫虽然是她生的,但也是他们共同的孩子。

    “林雪落,你是不是魔障了?竟然把我封行朗的孩子送去给别的男人带?”封行朗理解不了妻子的行为。

    “知道你是虫虫的亲爹!可你不是也没时间照顾虫虫、陪伴虫虫啊!从进家门开始,你只知道宠你闺女!等饭都快吃好了,你才想起自己还有个小儿子吧?”

    “林雪落,你讲讲理好么?我是不能时时刻刻陪伴着虫虫,但我可以给虫虫请最好的家庭老师教他说话学习!”

    “不管你承不承认,丛刚就是虫虫最好的老师!”

    雪落上前来撒娇似的抱住了男人的胳膊,“再说了,虫虫最多三个月就回来了!”

    “什么?三个月?”

    封行朗再次愤怒,“你把我们的孩子丢给丛刚三个月?林雪落,你长脑子了吗?”

    接下来,封行朗折腾了一个下午。通过各种渠道找寻小儿子的下落。

    晚饭之前得到申城航空反馈来的消息:封邢程跟一个叫丛刚的人昨晚就已经飞抵了斯里兰卡。

    雪落知道男人动气了,便将哼哼卿卿的女儿塞到了男人的怀里。

    “行朗,我错了……你别板着一张脸嘛,我看着好害怕!”

    雪落示弱的偎依在男人的肩膀上,一副楚楚可怜的小媳妇模样。

    “你会害怕?呵!”封行朗冷哼一声,“你都快无法无天了吧?骂你不得,更打不得……”

    “你要是实在想打……那就打吧!不过你得打轻点儿!老婆还要替你奶女儿呢!”

    雪落钻进男人的怀里,各种的蹭啊蹭,拱啊拱;折腾得男人心痒痒的。

    “林雪落,我是不是太宠你了?虫虫可是咱们亲生的孩子……你竟然舍得让他跟一个外人走?这万一丛刚起了歹念,想将虫虫占为己有,有你哭的时候!”

    自己宠过火的女人,是骂也舍不得骂,打也舍不得打,只能在态度上凶悍那么一下。“不会的啦……丛刚又不是生不出孩子!他要我们的孩子干什么啊!虫虫跟丛刚那么的志趣相合……我只是想让我家虫虫拥有一个开心快乐、五光十色的童年!不要像我一

    样,整个童年都是暗淡无光的!想想就可惜了那么好的岁月!”

    “你这意思是:虫虫跟我们两个亲爹亲妈在一起,童年就暗淡无光了?就他丛刚能给咱儿子一个快乐的童年?我们两个是后爸后妈吗?”

    要论口才,雪落的确不是丈夫的对手。即便是歪理,他也能让你听得心服口服。

    “行朗,我知道,我跟诺诺和你分离开五年,你不想让虫虫也离开你……” 雪落抱住沉默中的男人,“可虫虫是个特别的孩子,我们耽误不得!我们不能自私的把他留在身边,只是因为他是我们亲生的!最多三个月的时间,丛刚会把虫虫带回来的!我相信他!其实你也信任他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