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冲突缘由
    尼古拉斯穿着一件略显陈旧的红色长袍,站在小广场的尽头,脸色有些发白。

    他的对面,是一群穿着白色袍子的阿尔法学生,那些白袍子们的胸口都别着‘3A’社团的徽章,一个个神态倨傲,眼光不善。

    他身后不远处,则三三两两站着一群群穿着红袍子的九有学院学生,因为这里距离图书馆很近,而图书馆又是九有学府中学生流最大的节点之一,所以不断有新来的学生被小广场上的人群吸引着,汇聚在一起。

    在两个学院之间,湖畔边缘,还有数十头臭烘烘的鱼人,把脑袋露出湖面,翻着突出的巨大眼珠子,死死盯着岸边的年轻巫师们,不时发出兴奋的嘶吼声。

    往日在湖面徜徉的红色大鸟与白色水牛们早已嗅到了空气中令人不安的味道,躲到了临钟湖的另一侧;树上的双尾松鼠与树精子们也纷纷躲进树洞里,在学生的喧闹声中瑟瑟发抖。

    凭借着出色的身体素质以及厚实的脸皮,辛胖子很快穿过原本就不太拥挤的人群,来到距离尼古拉斯不远的地方。

    没费太多功夫,他便根据周围同学的三言两语,拼凑出了事情的大致脉络。

    还是与昨天实践课的冲突有关。

    昨天下午的实践课上,尼古拉斯暴揍了一个阿尔法学院的学生。但糟糕的是,那个学生恰好是阿尔法学院中向来以‘血脉至上’著称的‘3A’社团成员。

    一个纯血脉的巫师,被一个杂种狼人打的头破血流,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这种羞辱让3A社团的成员们群情激奋,即便有心调和两所学院矛盾的弗里德曼爵士,面对近乎沸腾的物议,也没有丝毫办法,被裹挟着寻求报复。

    正常来说,在学校里进行人身报复,应该选择一个隐秘的时间、不为人注意的角落,然后等被报复人落单时,悄然出击。

    隐秘、果断、迅捷。

    但这样一来,就达不到3A社团成员们要求洗刷耻辱的要求了。

    所以,这些穿着白袍子,满脑子都是‘血脉’与‘荣耀’狂热分子选择了在大庭广众之下拦截尼古拉斯。所幸弗里德曼爵士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在他的劝说下,3A社团的成员们没有直接冲进书山馆。

    辛胖子抱着笔记本,竖着耳朵,捕捉着听到的每一个单词,手中的羽毛笔在纸页上飞快滑过,留下一串潦草简扼的记录。

    就在他打算询问一位知情者临钟湖岸边为什么会有那些鱼人的时候,一个穿着红袍的矮个子男巫从远处匆匆挤了过来,向一位个头稍高的金发女巫挤去。

    胖子眼神微动。

    他认出来矮个子男巫是学生会的干事,金发女巫是社团联合会的一个委员,都属于学生代表。在这种情况下,两人碰面肯定有什么消息。

    胖子悄无声息的挪动着脚步,将耳朵凑近了一些。

    “……教授们都不在,办公楼里他们的办公室也都关着,门神们不知道教授们去什么地方了,只知道他们离开的很匆忙,好像有急事!”

    矮个子男巫表情焦急,语速飞快的说道:

    “今天亚特拉斯与星空学院举行院系之间的猎赛,助教们以及校工委都在做现场支持,他们也不在办公室!”

    “学生会呢?”金发女巫仿佛有些蒙圈:“这种情况下,学生会的人总该出面吧!”

    “我就是学生会的人啊!”报信的矮个子男巫发出低低的咆哮,却显得有气无力:“你想让我挡在3A的那些傻子面前,还是挡在瑟普拉诺面前?我只是个一年级的普通干事啊!顺便告诉你,有精通鱼人语的同学告诉我,那些旁观的鱼人也不怀好意……”

    “不不不,”女巫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脸色一红,连忙补充道:“我的意思是雷哲呢?霍夫曼呢?学生会那些高级干部以及神圣意志的人都在哪里?血友会的弗里德曼与瑟普拉诺都在湖边,神圣意志怎么就来了一个赵桥?”

    “雷哲带人去了校外,找奥古斯都聊天,这是两边早就确定了的计划。早上五点钟他们就出发了。”矮个子男巫声音有些微弱,也有些恼火:“我敢打赌,这是那些伪君子早就计划好的!”

    辛胖子听着这些不算隐秘但非常直白的对话,精神愈发亢奋,他觉得自己抓到了一个大新闻,他已经想好自己报道时的标题了,就写‘奥古斯都调虎离山,尼古拉斯直面3A怒火’。

    想到尼古拉斯,辛胖子这才醒悟主编交代自己的任务,立刻会首向人群中央看去。

    或许因为聚集的学生超出意料之外,3A社团的白袍子们举止有些收敛,并没有在红袍子们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什么激烈的举动。

    辛胖子注意到弗里德曼爵士站在人群左后方的林荫路一侧,抱着胳膊,脸色有些阴沉;瑟普拉诺则站在林荫路的另一侧,正面带笑容与安德鲁·泰勒小声说着什么,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鱼人,辛记得那个鱼人曾经在小店开业时登门拜访过,名字叫伊势尼。

    几位红袍子站在距离伊势尼不远的地方,眼神不善的看着湖中叛逆与学院外的敌人。

    “真是一锅浆糊啊。”

    胖乎乎的记者同学低声感慨着,手中的羽毛笔却一刻也没有停顿,飞快的对现场人物进行侧写——幸灾乐祸的鱼人、愤怒的红袍子、趾高气扬的白袍子……

    一根手指从旁边突兀的伸了出来,点在了‘趾高气扬’几个字上,阻止了羽毛笔进一步发挥下去。

    “你这样写是不对的,”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辛胖子耳边响起,他惊喜的回过头,看到了萧笑那副熟悉的眼镜:“‘趾高气扬’形容神气十足、得意忘形,那些白袍子现在的状态可算不上神气或者得意吧。”

    说着,萧笑扶了扶眼镜,建议道:“用‘气急败坏’可能会更好一点。”

    “这件事我比你更专业,我是在写报道,又不是在做笔录。”辛胖子摆摆手,否决了博士的建议,然后伸着脖子左右张望了一番:“嘿,我刚才还想着你们跑哪里去了,这种热闹你们肯定会参与的……清哥儿呢?他不是跟你一起去做早课了吗?被伊莲娜拐走了?”

    萧笑扯了扯嘴角。

    “他已经连续三个星期六早上不做早课了,”萧大博士语气中似乎透出几分幽怨:“今天也是,只有我一个人去绿谷……早上天还没亮,他就变成猫溜出门,天知道去什么地方鬼混去了。”

    胖子捏了捏下巴,脸上露出一丝严肃的神色:“唔……听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对巫师变形后的生殖原理有兴趣了。要知道,现在还算春天。能让一只猫鬼混的事情可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