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红龙大君 > 第七百三十八章 绷带人
    “嘘!安静。”

    孤独的烛火在黑暗中摇曳,房间内寂静无声,五个着装统一的人彼此对视,额头渐渐有冷汗渗出,眼珠子不受控制的到处乱转。

    “光辉之主在上,圣光庇佑吾等!光辉之主在上,圣光庇佑吾等……”

    祈祷语速快的堪比机关枪,然而这声音怎么听怎么不对劲,没半点伟光正的味道不说,反而是邪恶、污秽,听之让人脊背生寒。

    屋内两人本能的捂住耳朵,以免心灵遭受侵袭,发出动静暴露自身所在,但问题这么做有用吗?

    答案显然是没用,祈祷者的低语纯粹是烘托气氛,真是发挥作用的是以它为中心,半径十五米的浸染光环。

    “踏!踏!踏……”

    脚踩木板声由远及近,一股令人反胃的恶臭,被寒风裹挟着穿过缝隙与破窗,钻进了这间不足十五平的小木屋。

    忽然间,祈祷声与脚步声同时停止,屋内五人齐齐看向斜前方,仿佛目光能穿过墙壁照亮黑暗中的邪恶。

    “啊~找到你们了。”

    “跑!”

    身后的木板墙被一脚踹塌,众人背着行囊鱼贯而出,他们是仅剩的苦修士,一路行来损失惨重,就连老大都断后挂了。

    “哼哼哼哼~”

    阴沉的嘲弄笑声在风雪中回荡,祈祷者并未急着追赶,他是个有耐心的坏蛋,享受慢慢将猎物逼入绝境的过程,另外这具身体想跑也跑不快,它只是个被远程操控的尸儡而已。

    “%?#……”

    悉悉嗦嗦的低语声再度想起,冻得僵硬的尸体迅速膨胀,如戳破的气球一般,抵达承受上限后轰然爆开,血肉骨骼洒落于地,化作一只只肥胖蠕虫钻入地下。

    ………

    “砰!”

    掉漆木门被人用力推开,门把手撞进墙上的小凹坑,大胡子冲进屋内,里头陈设简陋,除了发黄的吸顶灯外,看不见第二件电器。

    门口斜对角摆着一张单人床,上面躺着个绷带人,有几处伤口还在渗血,将白色绷带都给染红了,屋子里难闻的混合异味,就是从他身上传出来的。

    大胡子身后有个探头探脑的半大小子,他是屋子的主人之一,另外还有个大他十岁的小姨。

    绷带人是他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他们生活在浮空城下方的贫民窟内,日子过得勉勉强强,死死不掉好也好不到哪去。

    大胡子踱步来到床边,绷带人浑身上下都是伤,脑袋自然也不例外,好在脸上包的是纱布,不然想认出对方是谁,恐怕还得费一番手脚。

    “刘强。”

    大胡子轻轻喊了声对方的姓名,修士们的先祖是华国穿越者,后人起中文名倒也不奇怪,当然并非全球都是如此。

    刘强是修士们中最年轻的,年龄不到三十,相对其他人来说没那么严肃,与大胡子挺合得来,最喜欢听他讲故事吹牛。

    见刘强没苏醒的迹象,大胡子放弃立刻喊醒他的打算,伤成这副鬼样,还是让他多休息会儿吧,其他人没见着,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大胡子转过身,从口袋里摸出一沓钞票,丢给立在门口的半大小子,问道:“小鬼!你遇到他的时候,这个人身旁有其他东西吗?比如大铁箱之类的。”

    钞票是很可爱的,尤其对穷小子来说,他双手捧着万把块钱,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有…有…有…有……”

    大胡子面色一沉,他心里都快着急上火了,哪还顾得上对方是不是孩子,立马丢了个凶狠的眼神过去,厉声道:“别有了!赶紧给老子说在哪!”

    半打小子被吓了一跳,是真的往后跳了小半米,他双手抱着钞票,闭着眼一口气说道:“在床底下,箱子有密码我打不开。”

    大胡子闻言连忙弯腰,他撩起荡下来的白色床单,果然看见了一个黑色大铁想。

    将其小心的拖出来,箱子与地面摩擦,声音刺耳难听,箱体表面磨损严重,划痕遍布不说甚至还有凹坑,看的大胡子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箱子采用的是电子锁,大胡子滑开卡扣翻开盖子,输入一串十多位数的密码,伴随着悦耳的“咔哒”声,密码箱中间裂开一道缝隙,紧接着上翻、展开、后移,露出了里面完好无损的维生舱。

    “呼~”

    见各项数值正常,大胡子松了口气,随即心情又变得无比沉重,儿子还活着,但其他人……

    “我会为你们报仇的,一定!”拳头被他捏的嘎吱作响,大胡子看了眼沉睡中的儿子,随后将视线移到箱子内的其余物品中。

    付给凯恩的地图和MP4差不多,半个手机大小,黑乎乎的金属外壳,没有任何装饰性花纹,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除此之外箱子里还有不少杂七杂八的物件,都是大胡子的收藏,比如回忆满满的照片、老土的情书、比赛中赢得的奖章。

    “嗯?这是……”

    大胡子翻着翻着,发现了一封多出来的信,密码只有两个人知道,信是谁留下的一目了然。

    “隆德尔,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了,不必为我们伤心……”

    信的内容很长,足足有四业纸,大致讲述了他们的来历,以及所守护之物,先祖秦川的不朽之躯,就埋藏在这片雪山之中。

    对了!还有追杀他们的人,一个背弃誓言的叛徒。

    将信纸塞入信封,大胡子重新锁好密码箱,就在这时绷带人忽然醒了。

    “咳咳!水…水……”

    声音虚弱如蚊吟,大胡子将密码箱推回床底,转身对小鬼使了个眼色,后者一脸懵逼毫无默契。

    大胡子嘴角一扯,面上表情柔和些许,不再像之前那般凶悍:“倒杯水来。”

    “哦哦哦。”半大小子连连点头,对于大胡子的态度转变,他压根就不在乎,别说只是凶上一句,就算是挨上一顿揍,他也能笑出声来,因为这万把块钱足以帮他们还清欠债!

    端来的是温开水,大胡子接过玻璃杯,扶起神志不清的刘强,将杯口凑到其嘴边,一点一点的喂着生怕他呛到。

    喝了少半杯水后,刘强又清醒了不少,眼前的景象不再模糊,至少能看清谁是谁了,但脑子依旧有点混沌。

    “你是……”

    “隆德尔!”

    “隆…德…尔?”

    大胡子无语,这货显然还得缓缓,于是他扶着对方重新躺好:“刘强,你再休息会儿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说罢,大胡子转身刚走出一步,身后又传来绷带人疑惑的询问:“刘强是谁?”

    这问题太难无法回答,大胡子离开客房虚掩房门,半大小子站在不远处,正直勾勾的盯着他。

    “小鬼,你过来。”大胡子冲他招了招手,又抽出几张钞票递了过去:“去买点流质食品,再给我拿几瓶酒整点熟食,其他的你自己花吧。”

    “哦。”是小鬼似乎除了哦以外不会说别的,他将钱揣进口袋,屁颠屁颠的跑了。

    家里穷的叮当响,说句难听的小偷都懒得光顾,小姨又在浮空城当庆典临时工,得到凌晨才能回来,留外人在家根本无所谓。

    超市就在公寓楼下,二十四小时营业,店员是章鱼模样的机器人,身体上装着四只灵活触手,漂浮在空中于过道内来回巡视。

    采购完毕,提着两个大号塑料袋离开超市,夜里的寒风吹得他直打哆嗦,为了少受点折磨,最好的办法就是蒙头快跑,赶紧回廉价公寓楼。

    城里在举办庆典,大部分人都去当临时工赚钱了,他身体太弱且年龄不够,但也算是因祸得福吧,要是自己不在家,大胡子找过来没遇到人,八成是不会留钱的。

    那沓钞票被他用塑料袋包着,贴身放在外套的内口袋里,跑动间能清晰地感受到鼓胀,简直是让人爽翻天。

    “哎呀!”一身痛呼,半大小子跌坐在地,他好像撞到人了,下意识的便开始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看路,先生您不要紧吧?”

    被他撞到的人缓缓转身,这是个光头墨镜男,下巴留着络腮胡,穿着长风衣戴着黑礼帽,在街边路灯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神秘。

    “小鬼,以后记得看路,下次遇上的,可不一定像我这般好说话。”

    “嗯!我知道了,对不起先生。”

    “对了!你有见过这个人吗?”光头男说着随手丢出一张照片,在清凉的夜风吹拂下,它缓缓飘落在半大小子身前。

    “绷带人!”

    半大小子瞳孔放大,随即茫然的摇了摇头,表示并不认识。

    选择隐瞒的原因很简单,光头男的外貌看上去就很凶,在他的观念里,凶就等于坏人,毕竟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孩子。

    然而他只是个普通人,且从未学习过撒谎的技巧,哪里骗得住光头男这个老油条。

    “孩子,天气冷,早点回家吧。”光头男微笑着,也不见他有何动作,小鬼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了起来,

    “谢谢大叔!”

    半大小子鞠了一躬后飞也似的跑了,光头男保持着微笑,目送着对方远去,等到其背影彻底消失后,他抬手压了压帽檐,于原地瞬间消失。

    大胡子站在窗口,神情戒备地盯着楼下,自从半大小子离开后,他就心绪不宁,坐立能安,来回踱步,仿佛有不好的事即将发生。

    “希望是我多虑了。”

    大胡子话音刚落,急促的脚步声便从过道内传来,他浑身肌肉瞬间绷紧,右手下意识的握住剑柄。

    钥匙插进锁眼把手拧动,推门进来的是提着塑料袋的小鬼,大胡子见状放松不少,可下一秒他的心又提了,只因眼前的小子来了这么一句。

    “有个光头在找你们!”

    “该死!”大胡子暗骂一声,左手冲小鬼一挥:“你赶紧走,从反方向离开。”

    说完他不再理会对方,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客房。

    半大小子还没反应过来,直到身后响起略微熟悉的声音,他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谢小朋友带路,麻烦你在外面稍等一会。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小鬼如坠冰窟,他已经吓得动不了了,光头男耸了耸肩,抬手摘掉礼帽戴在对方头顶,随后轻轻地将其提到走廊上靠墙放好。

    正如他所说的那般,没有反抗力量的普通人不在他的狩猎范围内,杀戮他们纯粹是毫无意义的浪费时间。

    漫步走入屋内,客房门大开着,里头空空如也,窗帘随风起舞,大胡子已经带着人和箱子跑了。

    “跑?你能跑到哪去?”

    光头男嗤笑,楼下早就被他埋伏好了,可他马上就察觉到了不对,笑容迅速收敛,自己布下的陷阱并未激活,也就是说人是往上面走的。

    “哼!算你聪明。但好戏才刚刚开始。”

    ………

    “哐!”

    金属箱被丢上天台,它的防摔防震是经过检验的,这点高度根本不打紧。

    紧接着一只肥手扒住水泥围墙,大胡子手臂用力,轻巧地翻了进来,虽然胖是胖了点,但毕竟是黄金级职业者,爬个墙还是轻轻松松的。

    高处的寒风彻底吹醒了刘强,他披着大胡子的毛绒外套,但仍然感觉到有些冷。

    “这…这里是哪?”

    “别问,我现在没工夫跟你说话。”大胡子回了一句,提起金属箱就往对面跑。

    贫民窟的楼普遍不高,顶多也就七八层,脚下这栋是六层,对面的估计就四层,他打算从房顶上走,目的地是处于中心区域的快速升降梯。

    那里有严密的守卫,大胡子觉得除了某只小橘猫外,浮空城内不会有第二个生物,敢在这种地方闹事。

    大胡子的计划没毛病,光头男的确没那胆子,也没那本事,但问题你到得了吗?

    冲刺跳跃平稳落地,大胡子背着绷带人继续狂奔,由于都去当临时工了,是以没人扯开嗓子骂。

    “大晚上的不睡觉,在楼顶上果奔啊,草泥马壁!”

    反正就是类似的句子。

    又连续翻过三栋楼,绷带人还是憋不住,开口问道:“胖子?是你吗胖子?”

    “是我,隆德尔。”</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