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国雄 > 第六十一章:魏一之国事
    魏子阳瞧见那郭道长是向自己招手,略微迟疑了一番,便是踏着步子走上前去。

    待走近时,这才看清了那女子的容貌和外表。

    那女子身穿一身粉红的牡丹衫,散花水雾红色的百褶裙,身披云祥烟柳薄纱烟,肩若削成,腰如水蛇,肌肤凝霜于雪芷,一双眼眸含春清波流盼。

    如果魏子阳那夜能够发现那东山顶上的马车的话,就会知道这女子就是那马车内的女子。

    可是魏子阳不知,自然也就不晓得这回事了。

    魏子阳走近了那郭道长的身边,朝着郭道长作揖一下。

    那郭道长回了一揖,然后望着这魏子阳,淡淡笑道:“殿下现在正在后院楼上等着你嘞,请随我来。”

    他自然知道这是襄王已经看中了的人,所以言语之间少了几分随意,多了几分敬重。

    那红袍女子也是着魏子阳浅浅一笑,唇红直白,媚态百生。

    魏子阳看着这女子,不自觉间神情有些恍惚。

    要说美女,魏子阳倒也不是没有见过,那陈筠儿就是其中之一。

    但陈筠儿的美和这红袍女子的美却是大不相同。如果说陈筠儿的美是玲珑剔透,精致典雅,那么这红袍女子的美可以说是勾魂夺魄,媚意莹然。

    两种美各有各的特点,但都会让寻常男子是把持不住,想入非非。

    心中微微一慌,魏子阳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跟着这郭道长向后院是走了过去。

    那郭道长走着走着,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朝着这魏子阳笑了笑:“哦,对了,这位是玉姑娘。”

    “原来她姓玉,这的确是一个少见的姓氏。”魏子阳不禁是在心中暗想道。

    那女子听闻郭道长的话,转过头来,向魏子阳笑道:“奴家姓玉,叫玉冰清。”她的声音很嗲,十分酥麻,脸上的媚笑更是让人心中一颤,一笑一颦间,百媚众生。

    那魏子阳顿时是有些尴尬,随即是清了清嗓子,咳嗽两声后说道:“玉姑娘好。”

    魏子阳此时心中也有些许疑惑,这玉姑娘又是何人?为何会与那郭道长在一起,难道这玉姑娘也是襄王的人?

    他暗自沉思起来,却是没有注意到那玉冰清的眼睛是似有若无地瞟了瞟他几眼,随后又是一闪而逝,没有丝毫的停留。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间,魏子阳等人却是已经来到了这后院。

    一进这后院,便感觉跟前院是大不一样。

    华灯如彩云,四方高挂,流光溢芳华,夺人眼目。那后院并不大,却是十分的典雅古朴。院楼四周楼上皆是灯火通明,背靠着一堵砌在水上的白墙,上覆红瓦镶玉,墙头以波澜起伏的波浪状为主,甚是好看;那院中有一池塘,岸边寥花苇叶相覆,摇摇落落,池内翠荇横生,池水清澈见底,中空无一物,阵阵夜风袭来,吹散这满池的波光,荡漾出一圈圈的涟漪,再倒映着那红灯月影,非比寻常。院东北角落有一竹山,竹山背靠墙角,朝东南方向,安安稳稳,上有白墙飞出了一角轻檐,直直地指着那高挂天上的明月,使人不禁是心生向往,流连忘返其中,不可自拔。

    天阶横凉水波荡漾,窗楼玉影红烛摇曳,那偶有几株奇草仙藤蔓延上楼,缠绕着这轻玉白瓦墙,让人感慨不已。

    魏子阳也是被这红楼坊后面所见之景震撼到了,他原以为这红楼坊不过是寻常烟柳之地,却不曾想竟会修饰地如此高贵典雅。

    自己原先还以为牙县不过是大魏西陲之地一小小地方,如今却是在这看似不起眼的县中找到了这么处奢侈的场所,也是不禁摇了摇头。

    正当魏子阳吃惊之时,那楼上却是走出来一个身影。

    其人如玉,其衣如锦。

    那不是襄王杨望又是谁呢?

    襄王看着这楼下的魏子阳,淡淡一笑,就是朝着下面高声道:“可是没有见过这番场景?”

    那魏子阳闻言,抬起头来,却是见到了这高站于楼上的襄王,顿了顿身,作揖说道:“草民拜见襄王殿下。”

    待揖作罢,先是闭了闭眼,随后再次解释道:“草民平日并不经常出入这等地方,所以也未曾见过这景,刚才略微有些失态,望殿下见谅。”

    襄王见此,也是笑了笑,摆了摆手才是说道:“上来吧。”

    魏子阳听闻,便是略微停顿了一番,才是小心翼翼地跟随那郭道长和玉冰清上了楼去。

    上楼的梯子很窄,大约堪堪只许一人通过,那魏子阳走得时候,还得微微低着身子,佝偻着背。

    那魏子阳上楼去,便是走近了这襄王的面前,再次是作揖一下,就等着那襄王说话。

    襄王却是不发一言,当先就向那屋内走去。魏子阳见此,亦是紧紧跟着这襄王,踏入了这屋内。

    屋内一片寂静,房间内燃着几只红烛,微风一过,飘摇晃动。

    那屋内正厅前有一扇屏风遮挡,屏风上画着的却不是寻常的仕女图,而是一幅山水画,那河山气势雄阔,青山绵延万里,沧水悠悠绵长,旁边青炉徐徐燃烧,飘出了一阵阵青烟吧,让人觉得是神情恍惚,十分惬意。

    再往里走则是古色古香的木案,木案上摆放有几张书画,还有一具古筝,古筝倚靠着那桌辕,典雅端庄。

    这屋内的一摆一放,一桌一椅,都让人感觉是干净整齐,张弛有度,看得出这屋子的主人定然是个洁身自好之士,若非处在这红楼坊中,魏子阳还真以为这是哪位名门文士的房间。

    那襄王向前踏步几次,来到这木案前时缓缓地坐了下去,瞧见那魏子阳还怔怔地站在这正厅之间,也是轻声说道:“魏壮士也可坐下。”然后向那郭道长和玉冰清示意几眼,那二人心领神会,也是坐在了这正厅偏上。

    魏子阳听襄王这话,暗自寻思了一番,也不含糊,就是坐了下去。

    那襄王瞧见魏子阳坐下后,淡淡一笑,才道:“你可知道,我找你来所谓何事?”

    魏子阳微微皱眉,面露沉思之色,回答道:“草民不知,望殿下明示。”

    那襄王顿了顿,才是继续说道:“我先问你,昨夜你是否去了东山?”

    说这话时,襄王眼露寒光,一双眼睛是紧紧盯着这魏子阳的脸色,仿佛想看透他内心的想法。

    却见到那魏子阳是面露淡然之色,回答道:“草民昨夜是前去了东山,是为了寻找那陈家小姐。”

    “陈家小姐?”襄王疑惑道。

    魏子阳笑了笑,解释道:“昨天牙县陈家小姐遭到歹人绑架吗,歹人要我前去赎人,约定的地点就在这东山,约定的时间就是昨夜。”

    “那瞧见你这副样子,只怕是把陈家小姐救回来了吧。”

    魏子阳尴尬一笑,随即说道:“草民运气好,碰巧在山洞中发现了陈家小姐,正巧那歹人不在,就把陈家小姐给带回来了。”

    那襄王看到这儿,面露古怪之色,继续道:“那你可看见,古庙的老和尚?”

    说这话的时候襄王语速突然加快,语气咄咄逼人,是陡然提高了音量,向那魏子阳质问道。

    魏子阳听得这话,露出了一副十分疑惑的表情,迷茫地问道:“古庙中的老和尚?什么老和尚?”

    在魏子阳说这话的时候,却不知道那旁边端坐的玉冰清一双媚眼此时也是紧紧盯着他,似乎想要看出他内心的想法。

    可是玉冰清盯了好一会儿,却是都没看出这魏子阳有什么异常,随即一双眼睛也是黯淡下去。

    那襄王听到这魏子阳的疑问,一开始是停了一会儿,随即是继续道:“魏壮士当真不知?”

    “当真不知!”魏子阳眼神一凛,向那襄王急忙道。

    襄王眼珠子转了转,随即是立马笑道:“那魏壮士,身上可有受伤?据说昨日雨势颇大,东山道路泥泞,荆棘密布,为了救出陈家小姐,只怕是受了不少苦吧。”

    “诶,苦倒没受多少,只是可惜没抓住那劫持陈家小姐的绑匪,这让草民很是惭愧。”魏子阳面露尴尬之色,是笑着说道。

    襄王听闻这话,不禁是紧皱眉头,随后面露厉色,朝着那郭道长吩咐道:“你等一定要通知这牙县县令,给我务必抓到那绑匪,好给魏壮士和陈家一个交代。”

    那郭道长闻言,顿了顿身,才是说道:“诺。”

    那襄王说完后,是朝着魏子阳立刻道:“这绑匪胆子也忒大了,光天化日之下胆敢公然绑人,若抓着他,本王非得让他脱层皮不可。”

    魏子阳听到这话,立刻是站起身来,受宠若惊地回道:“多谢襄王殿下。”

    那襄王摆了摆手,让魏子阳坐下说话,待到魏子阳坐下后,才是说道:“魏壮士,你可知道,我要找你的事儿,究竟是何事吗?”

    “草民不知。”

    襄王呵呵一笑,先是左右看了看,才是低声向那魏子阳私语道:“是我魏国的大事。”

    魏子阳一听,不禁是眉头一挑,有些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