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国雄 > 第五十九章九:襄王
    那魏子阳一听这话,也就是坐了下去。

    听这老道士的话,似乎是知晓昨夜发生的事儿,现在自己被这诡异的事儿弄得心烦意乱,倒不如来听听这老道士是怎么说的。

    那老道士看见魏子阳坐了下来,也就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坐了下去,顿了顿声,便是向那魏子阳询问道:”小兄弟怎么称呼?“

    魏子阳一听,微微皱眉,随即是缓缓说道:”我姓魏,你叫我魏兄弟就行,不知,道长如何称呼?“

    那道长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闲云野鹤而已,哪有什么道号,我姓郭,你可以叫我郭道长。“

    ”郭道长,不知你是怎会知道我昨晚遇上事儿呢?“魏子阳望着这郭道长,皱眉说道。

    那郭道长却是淡淡一笑,悠悠地说了句:”天机不可泄露。“

    魏子阳听的这话,顿时翻了翻白眼,撇了撇嘴,暗中想道:”得嘞,自己好奇了这么久就给自己回答一个天机不可泄露?“

    ”难道这道士是胡乱蒙的?但也不可能这么准吧。“

    魏子阳想到这儿,心中微微一定,决定是再等等看,看接下来这郭道士会说些什么。

    那郭道长似乎是猜出了这魏子阳的心思,也不捅破,就是继续说道:”魏兄弟,我这可以算三种卦,分别有姻缘卦,财运卦和时运卦,不知道兄弟是想要贫道为你算哪种卦呀?“

    魏子阳思考了一会儿,便是说道:”时运卦吧。“

    他倒不是真对这所谓的算命感兴趣,而是被这老道士猜中了自己的心事给吸引过来的,现在见这老道士似乎是有意回避,也只能是先随着他的意思,待接下来的情况再做打算。

    那郭道长听见这话,也是点了点头,就开始一动不动地看着这魏子阳的脸上,似乎魏子阳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一样。

    魏子阳一瞧见这副模样,更是面露古怪之色,不禁是出言问道:”道长,这是何意?“

    想不到那郭道长却是”嘘“了一声,向那魏子阳低声说道:”魏兄弟,你先不要说话,我在看你的面相。“

    ”看面相?这看面相也能够算命?“

    那郭道长呵呵笑道:”魏兄弟有所不知,这算命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看这人的面相如何,由此判定他的基本命理。“

    魏子阳听这话,也知道了规矩,就不再出声,干脆是闭上眼睛,等着那郭道长观察完他的面相。

    那郭道士盯了好一会儿,终于是向魏子阳缓缓说道:”魏兄弟呀,你这面相可是了不得。“

    那魏子阳”哦“了一声,不禁是睁开眼睛,好奇问道:”怎么个了不得法?“

    郭道长笑了笑,朝着魏子阳解释道:”面相属阴阳之学,阴阳五行之气化生天地万物,人禀命于天则有表候于体,所以人的贫富贱贵,从面相中可端倪一二。按道理将,一般寻常人的面相无非是从五官,三停,十二宫当中逐一分析,但依魏兄弟的面相,用这法子却是行不通。

    顿了顿身,才是继续说道:“有三相,脱离于这五官三停十二宫之中,若用寻常法子,就无法分析出来。”

    “那不知是哪三种?”魏子阳听到这儿,一颗心也是被提了起来,不禁出声好奇道。

    郭道长也不卖关子,用手稍微摸了摸自己的白须,缓缓说道:“这三种面相分别是龙相,虎相和龟相。”

    “龙虎龟?”

    那郭道长顿了顿,是再次解释道:“龙相之人乃是大富大贵之人,此种人眉毛黑浓起伏似龙,眼神充盈而有威势,鼻子高挺而俊拔,是数百年都不可多遇的面相,贫道这究其一生,却也未曾见过。”

    “而虎相,则是可荣誉满身之人,此种人眼圆大而有威、眼角稍向上,瞳仁较短或圆,并带有隐隐金色,眼神凌厉而冰冷,透着一种凌然不可侵犯的威严之气。此种人性格刚烈沉稳,有智谋胆略,命中虽然多遭劫难却总能化险为夷。”

    “至于那龟相,则是说此人有一种不同于常人的眼睛,叫做龟眼,此眼小而圆绿,藏秀气,仰面,观视缩颈,眼皮上下还有数到裂痕;此种人遇事谨慎,性格缓和,多智,可以活得十分的长寿。”

    “而魏兄弟你的面相,就是那虎相,将来是可以荣誉满身的人呀。”

    那魏子阳倒是第一次听说这面相之学,大感好奇,如今却又听见自己是这虎相,更是惊讶不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郭道长看见这魏子阳愣住了,嘴角微微上扬,向那魏子阳是继续说道:“我所见过的虎相之人,加上你,一共是两位。”

    魏子阳听的这话,眉头紧皱,眼神怔怔地盯着这郭道长,随后淡淡一笑,便是竖起耳朵来,想听听这郭道长接下来要说什么。

    既然已经提起有两人,那怕是一定会给自己说另一人吧。

    果不其然,那郭道长顿了顿,略微沉思了一会儿,才是继续道:“另一人嘛......“

    还没说完,这郭道长却是伸出手来,向前一指,那魏子阳此时也是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就看到了一个人在远处站着。

    那儿有一个淡紫色身影,光鲜华丽的贡品锦缎,上面镶嵌了几个玉珠宝石,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人。

    那人高高纶着冠发,乌发束着青色丝带,腰间配着一条紫菱长条,上系一块白色软玉,外罩烟罗轻纱,眉长入鬓,一张玉脸俊美绝伦,细长而温和双眼,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味道;他的身材高俊挺拔,宛如天人一般,即使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却也是风姿独秀,神韵超然,给人一种高贵的感觉。

    魏子阳看见这紫衣公子时,便是愣住了,即使是一个男人,看见这男子只怕也是要恍惚一番吧。

    回过神来,望向这郭道长,指着这紫衣公子,终于是缓缓说道:”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那郭道长只是笑笑,并不说话。

    魏子阳此时终于是清楚了,这郭道长费尽心思想要和自己谈论半天,怕就是为了让自己和那紫衣公子见上一面。

    还未等那魏子阳说话,那面的紫衣公子却是缓缓走了过来,边走边向这魏子阳是高声喊道:”魏壮士,可曾记得本王?“

    ”本王?“那魏子阳听到这话,也是怔住了,仔细地望着那人,只觉得这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待那紫衣公子走近后,便向这魏子阳是瞧了瞧,随后说道:”怎的,还不知道我吗?“

    那魏子阳更是疑惑,自己何时和这紫衣公子见过面?

    自己接触过大富大贵的人,除了那陈家就是这当朝的魏国皇帝了。

    难道是......

    不等魏子阳想个明白,那旁边的郭道长却是咳了咳,清了清嗓子说道:”魏兄弟,你可知道,你面前这人,是我大魏堂堂襄王,当今圣上的第三子,也就是我大魏的天子之后。“

    襄王杨望。

    这是听的这话后唯一出现在魏子阳心中的四个字。

    魏崇帝杨让,生有三子,一子乃是今东宫之主,当今太子杨谯,二子乃是杨未,但英年早逝,这第三子就是襄王杨望。

    那魏子阳此时终于是想了起来,自己当日见到这圣上的时候似乎是有襄王在场,但因为自己的注意力并不在那边,所以也就没有注意这襄王到底长啥样。

    只是,这堂堂襄王,为何会在这大魏的西陲小镇,牙县之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