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国雄 > 第五十八章:路边有个章算命的
    那魏子阳和陈筠儿随着这衙役回到县中,还没等走进县城大门,就远远地看见那门外是等着几个人。

    走近一看,原来是这陈家老爷陈忠和那牙县县令钟应,看他们二人的样子,好像是十分焦急,来回踱步不停,时不时地还会交谈两句。

    魏子阳看到这儿,心下也是有些吃惊,这自己和陈筠儿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牙县数一数二的两个大人物亲自在门口等着?

    这面魏子阳还在想着,那面陈忠和钟应却是眼尖地就瞧见了魏子阳。

    其实也不能说他们眼尖,只能说魏子阳这一身实在是有些显眼。

    那魏子阳在这东山上奔波了半天,不仅是要忍受着风吹雨打,还得小心着那林中的沼泽洼地,荆棘野兽,所以现在魏子阳全身上下都是破破烂烂的,一副不修边幅,十分邋遢的样子。

    待认清了这魏子阳后,那陈家老爷就是赶忙跑了过来,边跑边高声说道:“可是子阳?”

    那魏子阳抬起头来瞧见陈忠这副样子,也是哭笑不得,顿了顿声,就是高声回应道:“老爷,我把小姐给带回来了。”

    陈忠本来还在担心这陈筠儿的事儿,如今听得魏子阳这话,一颗心也是兀的放了下来,顿时是喜出望外,朝着那魏子阳笑呵呵地说道:“当真!”

    哈哈一笑,魏子阳就是让出了半个身位,这时陈忠才看清那走在魏子阳后面的人可不是他的闺女陈筠儿吗。

    陈忠看到这儿,也是立刻加快了脚步,朝着陈筠儿走了过去,非常着急地问道:“女儿呀,你可是受了委屈?”

    陈忠瞧见这陈筠儿眉宇之间露着疲态,衣衫多处都是有些许破烂,走路踉踉跄跄的,仿佛像是遭受了许多苦难一样,也是在心中担心起来。

    那陈筠儿听这话,先是愣了愣,随后一张脸又是涨得通红,等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轻声回答道:“爹......你别胡说,有子阳哥在,我能受什么委屈?”

    那魏子阳也是笑了笑,向陈忠抱拳说道:“老爷,小姐并未受到伤害,只是这旅途劳顿,再加上担心受怕了整整一天,怕是累着了。”

    那陈忠一听,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也是尴尬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不等魏子阳回答,陈忠又是说道:“这次可多亏你呀,子阳兄弟,要不是你,小女可不知道还会怎么回事。”

    那魏子阳听的这话,表面上淡淡一笑,心里却是颇为尴尬。

    要是自己所料不错的话,那这陈筠儿被绑架可跟自己是脱不了干系的,要不是那老和尚要引诱自己上山来,也就不会绑架陈筠儿。

    想到这儿,魏子阳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得是呆呆地站在原地。

    那陈筠儿看到这儿,白了魏子阳一眼,随后是向陈忠说道:“爹,咱们别在这县城门口呆站着了,回家再聊吧。”

    陈筠儿现在身上穿的可还是睡觉时候的纱衣呀,虽然说外面披了一件,但也总是感到怪不好意思的。

    陈忠听的这话,也是反应了过来,呵呵笑道:“好,咱们回家。”

    魏子阳闻言,是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随后拱手向陈忠朗声道:“老爷,既然小姐已经找到了,那我也就先回庄上去了,那儿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呢。“

    那陈忠摆了摆手,向魏子阳说道:”今儿你也去府上坐一会儿吧,这事辛苦你了。现在正值冬季,田地里也没啥活儿可干呀,这一天不干,也不会有什么事儿的。“

    ”就是就是,子阳哥你今儿就休息一天吧。“那陈筠儿一听,也是立刻点头说道。

    魏子阳想了想,却是依旧坚持说道:“我还是先回去看一看。”

    那陈忠知道魏子阳这脾气,要是决定好的事儿恐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顿了顿身,便是回答道:“那好吧,你抽空可来府上一趟,这次怎么说,救出了小女,你也是我陈家的恩人呀。”

    魏子阳眼神一凛,朝着那陈忠是再次拱了拱手,恭敬地说道:“恩人不敢当,只是做好了老爷交代的事儿而已,既然老爷邀请我去,那我改日一定会去。”

    魏子阳这不想现在立刻去陈家,可是有他自己心中的想法的。

    昨夜发生的事儿,似乎是在预示着什么,那老和尚要自己撞见庙中的事儿,也是也肯定意有所指。

    他一路之上都是在思考这几件事的联系,却是怎么也没理出个头绪来。这见着陈家邀请自己前去府中,也只能是推辞了。

    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儿去做嘞。

    那陈忠听到魏子阳的话,也是点了点头,随即就带着那陈筠儿是先行一步,走向了这牙县县城之中。

    临别的时候,陈筠儿又是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似乎又带有一点儿埋怨之意,那幽怨的表情活生生地像个小媳妇儿一样,让魏子阳是哭笑不得。

    待到这陈家父女远走之后,魏子阳顿了顿,随即也是朝着那郊外的陈家庄方向走去。

    这次魏子阳可没再走那令人害怕的荒头林,而是改起了走大路,绕过那片林子朝着陈家庄方向走去。

    这倒不是魏子阳害怕,而是魏子阳觉得自己昨夜已经是走了那东山颇为复杂的地形,这次说什么也不像再去走另一片鬼地方了。

    走上了那大路,魏子阳又是沉下心来,开始思考这昨夜发生的事。

    想着想着,突然间耳边是传来了一阵声儿,倒是把魏子阳给吓了一跳。

    “小兄弟,要算一卦吗?”

    听得这话,魏子阳不禁是抬起头来,朝着那声音来源处望去,就见到在那路的边上,却是摆着个卦摊,旁边还插着一杆旗子,旗子随风飘动,上面依稀可见写着“神机妙算”四个大字,那卦摊之前坐着一个道士,面色清瘦,皮肤干黄,仙风道骨,颇有神韵。

    那卦摊上摆着一张黑色的桌布,桌布旁还有一堆说不出名字的玩意儿,以及那些什么竹筒竹签之类的算命工具。

    魏子阳心中顿时是好奇了起来,这又不是在大街之上,荒郊野岭的,怎会有个算命的在这里呢?

    沉默了一会儿,魏子阳便是开口道:”你是要为我算上一卦么?“边说边用手指着自己,好似是不相信一样。

    那老道士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然后用着一副沙哑的嗓音说道:”不错。“

    魏子阳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有急事,今日就算了。“言毕,就是要转身而去。

    那老道士见到这副模样,手抚白须,淡淡一笑,随后是再次说道:”施主,昨夜可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儿?'

    “哦?“一听这话,魏子阳却是有些疑惑,眉头微皱,转过头来望着这老道士。

    他怎会知道这自己昨夜遇上了事儿?

    那老道士瞧见这魏子阳这副样子,又是笑了笑,随后是继续说道:”我不仅知道你遇上了事儿,还知道,你到现在都还是在心中为此事烦恼。“

    ”哦?“听到这话,魏子阳更是来了兴趣,便是等着那老道士的后话。

    老道士倒也不含糊,站了起来,将那桌前的椅子一拉,摆在魏子阳的面前,随后是笑呵呵地说道:”小兄弟请坐。“

    魏子阳想了想,却是摇头道:”我没有多少钱。“

    昨夜上山的时候,魏子阳身上本就没有带多少私钱,那要用来赎陈筠儿的黄金早已是还给了陈忠,所以一时间,身上竟是拿不出钱来,颇为尴尬。

    却不想那老道士笑了笑,再次是顿了顿,说道:”我这算卦,算的是命,命中注定的东西,不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