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国雄 > 第五十五章:敷药
    那魏子阳看见这玉石时,心中不禁一颤,竟是有一丝熟悉得感觉,仿佛自己同那玉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般。

    缓缓蹲下身子,魏子阳是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来,便将那玉石是牢牢地抓在了手中,仔细一瞧,才看见了这玉石的与众不同之处。

    那玉石浑身透亮,上下散发着一股逼人的寒气,入手却是十分温暖,没有一点儿不适的感觉;玉石质地不俗,翠琼滑细,滴露玲珑;那玉石上雕刻着花纹,形似一只猛虎,整体色泽碧绿,唯独那只刻着的老虎似乎是涂上了些许黑漆一样,变成了一只黑虎。

    魏子阳瞧见这玉石,不禁是愣住了,神情变得古怪起来,恍惚了一会儿,不多时却是陷入了沉思之中,好像是在想着什么事儿一样。

    他时而皱起眉头,一动不动,时而又是摇起来头,唏嘘几声。

    陈筠儿瞧见魏子阳这副奇怪的模样,心中更是好奇,不禁是轻声向那魏子阳说道:“子阳哥,怎么回事?”

    魏子阳听得这话,缓过神来,心中微微一定,才是淡淡说道:“没有什么,一块普通的玉石而已,不知是怎的会出现在这儿。”说完后,却是把那玉石紧紧地攥在手中,好似是很重要的东西一样。

    陈筠儿看见魏子阳这样子,不禁是轻笑一声,向那魏子阳打趣道:“想不到,子阳哥也是个贪财之人。”

    魏子阳一听,淡淡一笑,并不回答。

    那陈筠儿倒是并未发现这魏子阳有什么异常,顿了顿身,是随即轻声道:“子阳哥,你还要不要处理伤口了?”

    魏子阳这才是想起来有这么一茬事儿,面露尴尬,却也是缓缓地朝着那陈筠儿所在的潭边走了过去。

    走近之后,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不禁是向那陈筠儿疑惑道:“陈姑娘,这你......你身上带着药吗?”

    他本来是要说你身穿纱衣,又怎会带药的,但是话刚刚递到嘴边,想了想却是不妥,随即是生生咽了回去,才憋出了这么几个字来。

    那陈筠儿一听这话,却是笑着摇了摇头,回答道:“只是简单的处理一下伤口,并不需要敷药。”

    话音刚落,陈筠儿是向四周望了望,陡然间看见了那不远处的潭边长着几株草样。

    那草样又细又长,奇形怪状的生长在这泉边,颜色幽绿,叫人看到了觉得很是奇怪。

    陈筠儿心中一喜,便是朝着魏子阳喊道:“子阳哥,你帮我去把那几株草药摘过来。”

    魏子阳顺着陈筠儿手指的方向望去,也是看见了那潭边的药草,虽然心中觉得这药草模样甚是奇怪,但也没多想,就是走上去将那几株草药给摘了下来,递到了陈筠儿的手中。

    魏子阳瞧见这陈筠儿一副开心的模样,十分好奇,不禁是下意识地问道:“陈姑娘,这是什么东西?”

    陈筠儿听得这话,顿了顿声,才道:“这是碧幽草,是用来专门治疗普通擦伤的药,说是药,却也算不上药,这草很是寻常,一般是生长在有水源的泉边,这草最神奇的地方并不是治疗效果,而是见效速度,寻常药物治疗擦伤,得需个三五日才能处理好,而这碧幽草却是不用那么多时间,只需个一两日就能见效了。”

    说完后,那陈筠儿便将碧幽草是攥在手中,挣扎着站了起来,缓缓地走到泉边,小心翼翼地将这几株草药给摊开,整齐地摆放在潭边,随后是弯下身子,洗了洗手,最后再将那几株草药是托在手心中,揉成一团,轻轻地搓了起来。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那陈筠儿便是摊开手来,才发现那刚刚还是一株株的碧幽草此时已经是变成了一团团交织在一起的杂叶,有的几乎都是变成了粉末,掺和在这杂叶之中。

    那魏子阳看到这儿,更是奇怪,这药只需要搓了搓,就能变成粉末啦?

    陈筠儿一抬头,就瞧见了这魏子阳一副不解的模样,轻声解释道:“碧幽草极为脆弱,稍微用劲儿一碰就得被扯开。但若想用碧幽草来治疗擦伤,就需得将它搓成一团,然后再涂抹到伤口之上。”

    不等魏子阳回答,陈筠儿却是走近了他,脸色一红,便是羞涩地朝着魏子阳说道:“子阳哥,我现在就给你处理一下,这碧幽草药性不猛,但是却有些寒冷,敷上去后可能会很冰凉,你稍微忍着点。”

    魏子阳闻言,闭上双眼,点了点头说道:“好。”便是坐了下来,等着这陈筠儿给自己敷药。

    那陈筠儿一听,就是张开自己的双手,将那早已经是搓成粉末的草药给加了点儿水,顿时间那刚才还是干散的粉末就变成了一团黏糊糊的绿色,涂在自己的手上后,就是颤抖地伸出双手,朝那魏子阳的上半身是涂抹过去。

    手一触碰到魏子阳的身躯,陈筠儿不禁又是脸色一红,那俏脸如同是桃花一样,满是娇羞之意,是轻咬嘴唇,十分的害羞。

    她不过是一个十五六岁,刚刚成年的女子,从来都没有碰过这男子的身躯,所以露出如此模样,到也算是正常。

    只是稍微停滞了一会儿,陈筠儿便是缓缓地开始涂抹起来,一双玉手在那魏子阳布满伤痕的皮肤上是慢慢游走。

    那碧幽草一涂抹在魏子阳的身上时,魏子阳就感到了一阵清凉,那凉意渗入这伤口之中,竟是向那皮肤内透了进去。

    刚开始的时候感觉还好,可是越到后面却是越觉得难受,那一股一股的凉意就如同有无数根针扎入皮肤一样,让魏子阳是感到些许的不适,不禁是微微皱了皱眉。

    虽然魏子阳可是堂堂八尺男儿,什么大风大雨也都是见识过的,但就是这双玉手在自己皮肤上游走,再加上那阵阵的凉意,却是让魏子阳苦不堪言。

    本就是一血气方刚的男儿,这时间短还好,可时间一长,又怎能让魏子阳受得了呢?

    那阵阵的寒意,有碧幽草发挥出来的功效,但也有那陈筠儿一双玉手冰凉的感觉呀。

    陈筠儿见这魏子阳是微微皱眉,还以为他是感觉到了这药的不舒服,便是轻轻说道:“子阳哥,忍着点,一会儿就好了。”说完后手上的动作却是慢了起来,更是温柔地抚摸起魏子阳那古铜色的肌肤。

    这不温柔还好,温柔起来不禁是让魏子阳更加难受,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发出了“吱”的一声。

    那陈筠儿正抹着抹着,却是突然看到那魏子阳的后背上竟然有数道长长的疤痕,那疤痕交织在一起,布满了整个后背,模样甚是骇人。这陈筠儿刚才的注意力也是集中在了抹药上,也没看到这伤痕,这下却是看着了,心中有些疑惑。

    子阳哥不过是一个庄稼汉呀,这一身的伤痕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陈筠儿想着想着,不禁是忍不住了,好奇道:“子阳哥,你背后这伤痕是从哪儿来的呀?”

    那魏子阳正忍受着这陈筠儿的温柔,却是冷不丁听见那陈筠儿的问话,不禁是皱了皱眉,心中微微一定,才是淡淡地回答道:“哦,那是逃难的时候受了点儿伤,不提也罢。”

    那陈筠儿听见魏子阳的解释,知道魏子阳怕是不想说,也是识趣,就没再追问下去,只是在心中更加难过。

    子阳哥这以前得受过多少苦,多少难,才会有这样的伤痕呀。

    不多时,那魏子阳受伤的部位便是全部抹上了这碧幽草。

    陈筠儿见差不多了,也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向那魏子阳轻声道:“子阳哥,药涂好了,但现在不能穿衣,怕影响药效,而且你那衣服也是湿透了,穿上去怕着凉。”

    魏子阳闻言,却是转过身来,低下头去,不敢看向这陈筠儿,低声说道:“多谢陈姑娘了。”

    陈筠儿一听,连忙摆手,说道:“不麻烦,不麻烦。”

    魏子阳一听,也是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陡然间,这刚才还是谈话的二人就是陷入了尴尬沉默的氛围之中。

    山洞之内,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