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国雄 > 第五十四章:虎玉
    魏子阳瞧见这陈筠儿此时正是安然无恙的在那潭边小憩,顿时是感到喜出望外,心中一颗悬着的大石头终于也是落了地。

    魏子阳先是警惕地望了望这四周的环境,待确定这洞中除了他和陈筠儿外再无他人的时候,是长舒了一口气,缓缓地向那陈筠儿所处的地方走了过去。

    那陈筠儿似乎像是有感应一般,在这魏子阳走过来的过程中却是逐渐地张开了双眼。

    一张开双眼,先是略带疑惑地望向四周,看见这不是自己熟悉的房间时是颇有些惊讶,随即面露慌张之色,好似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处在这个完全陌生的洞内。

    顿了顿身,一双灵目终于是望向了那逐渐走过来的魏子阳,心里顿时是放心了许多,好像只要有魏子阳在,自己的安危就完全不是问题一样。

    魏子阳这正走着走着,忽的便瞧见那刚刚还在熟睡的陈筠儿却是醒了过来,那灵动秀丽的眼眸正是盯着自己,不禁是在心中有些慌乱。

    这陈筠儿现在身上着的只有一层薄薄的纱衣,看样子应当是她睡觉时所穿。

    那纱衣轻薄透明,在这漆黑的山洞之中竟是能够隐约的看见那陈筠儿曼妙的酮体,这又怎能不让魏子阳感到尴尬。

    万一自己的行为让陈筠儿误会了怎么办?

    想到这儿,魏子阳稍微是顿了顿,便走到了这距离陈筠儿大约有十丈左右的地方,就是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扭过头去,尴尬地问道:“陈姑娘,你没事吧?”

    那陈筠儿听见魏子阳这一问,再看到那魏子阳略带尴尬的行为,顿时是有些明白过来,不禁俏脸一红,低声回答道:“子阳哥,我.......我没事,不用担心。”

    魏子阳听闻陈筠儿的话,心下一松,就是脱口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那陈筠儿看到这魏子阳一副紧张不已的模样,忍不住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脸露红晕,轻咬嘴唇模样煞是可爱,一笑一颦,百媚众生。

    可惜魏子阳是没看见这陈筠儿笑的样子,他背过身子,后脊对着那陈筠儿,正思考着这眼下应当如何是好的时候,却是突然听到陈筠儿笑出声来,更是尴尬,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别看魏子阳平日里大大咧咧,无所顾忌的样子,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时候啊,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陈筠儿知道魏子阳心中紧张,她也何尝不是这样呢?便寻思着如何化解这尴尬的氛围。

    想了一会儿,陈筠儿却是疑惑地向那魏子阳询问道:“子阳哥,这是怎的回事?你我为何在这地方?”

    魏子阳一听这陈筠儿的话,忍不住是皱了皱眉头,转过身来询问道:“怎的,陈姑娘你难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陈筠儿听闻魏子阳这话,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轻声疑惑道:“我刚刚才醒过来啊,我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

    魏子阳一听这话,不禁是有些惊讶,搞了半天,陈筠儿竟然是活活睡了一天一夜啊。

    略微是顿了顿,魏子阳才是向陈筠儿说道:“你被人劫持到这儿来的,已经是过了一天一夜了。”

    那陈筠儿刚才还是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如今一听魏子阳这话,一颗心是兀的给提了起来,也是十分惊讶,怪不得自己现在身处在这陌生的地方,原来竟是遭到了绑架。

    但看了看眼前这副情况,似乎这地方除了魏子阳和她以外就再无其他人了,那也就是说,她目前是很安全的啦?

    想到这儿,陈筠儿刚才吊起来的一颗心也是慢慢地放了下去,一双秀目是眨了眨,就望向这魏子阳。

    “子阳哥把自己给救啦?”陈筠儿在心中不禁是想到,随即脸上又是泛起一圈晕红,在淡淡的粉底下露出了一副小女儿家的娇态。

    自己倒是曾经幻想过如果有一天自己遇到危险,子阳哥会不会舍身前来搭救自己,但这只是自己时不时的瞎想而已,当不得真。

    却没成想,这猜想有一天竟会真的成为现实,更没想到,这竟会来得如此之快。

    那魏子阳可是没猜到这陈筠儿心中的想法,此时他正在思考着其他的事儿。

    看眼前这副架势,陈筠儿竟是不知道自己遭遇了绑架,那这就不禁是有些奇怪了。

    首先是那迷香的问题,能将人昏睡整整一天的迷香这魏子阳可是从未曾听说过,这迷香究竟来自何人?

    还有那劫匪,如果是真的为财的话,那又怎会丢下陈筠儿一人独处在这山洞之中,难道他不怕陈筠儿伺机逃跑吗?还是说,他对于自己的药物是十分的自信?

    最重要的一点是,自己已经来到这山洞中半天了,可直到现在为止,却是依然没有看见哪怕任何一个可疑人物出现在这儿,那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其中的种种疑点,让魏子阳是百思不得其解,兀的愣在了原地,沉思起来。

    那陈筠儿正暗自窃喜,却发现这魏子阳是一动不动,疑惑地再次是望了望他,却发现此时魏子阳整个人的模样甚是狼狈。

    只见这魏子阳全身都是湿漉漉的找不着一处干的地方,那宽敞的黑衣此时是破烂不堪,左一处洞右一处坑的,露出了那里面健硕的肌肉;除此之外,全身上下也是被划开了无数个小口子,依稀可见那口子里面有丝丝血迹给渗了出来,看上去都叫人感到疼痛。

    看到这儿,陈筠儿又是惊喜又是心疼,惊喜的是魏子阳为了救她竟是把自己给搞成了这副模样,心疼的则是魏子阳为她受了如此大的苦难。

    看到魏子阳还是一副愣着的模样,不禁是好气地说道:“呆子,你还愣着干嘛?快赶紧将衣服脱了呀,不然明儿准得着凉不可。”

    这陈筠儿自己遭人劫持,却是一点儿也不担心,反而倒是开始担心起那魏子阳是否会着凉起来。

    魏子阳听得这话,也是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这不说还好,一说呀自己倒还真的感觉到身上十分地不舒服,那细小的伤口掺杂着这浑浊的雨水,是火辣辣地疼;而这黑衣被水打湿后也是紧紧地贴在自己的皮肤之上,叫自己是感觉到了说不出的压抑。

    再次是瞥了瞥这陈筠儿一眼,想了想,终归是缓缓地脱下自己的黑衣,露出了自己身上成股成股的肌肉。

    那陈筠儿眼见这样子,更是脸上一红,忍不住是撇过头去,此时正是雨夜时分,洞外风大雨急,那风吹在她的俏脸之上,耳边一缕青丝扬起,顿时是充满了妩媚之感,风情万种。

    此时是黑夜时分,魏子阳不能仔细看清楚陈筠儿脸上的表情,如若不然的话,这更是会让魏子阳感到尴尬。

    脱掉了自己身上的黑衣,随手往地上一扔,魏子阳便又是待在原地,不知道究竟该干些什么。

    那陈筠儿瞧见魏子阳又是愣住了,心中暗骂一声“呆子”然后是咬着嘴唇,向那魏子阳轻声道:“子阳哥,你身上有些伤痕,若是不及时处理一番的话恐怕三五日都难好,我懂得一些医术,若是能及时处理一下,定会好的更快。”

    魏子阳听到这话,心中有些慌乱,这低下头去仔细一瞧,倒是看见了自己身上是有几道细小的伤口,这自己当时倒是没有注意,这怕是穿过那荆棘丛林时的擦伤吧。

    还未等魏子阳答话,陈筠儿却是开口道:“快过来,我帮你处理一下。”

    说完这话,陈筠儿又是脸上一红,暗自在心中想到,自己怎会如此大胆。

    魏子阳想了想,便是缓缓地朝那陈筠儿走了过去,这自己可不是一个扭扭捏捏的人,既然陈筠儿都说出口了,自己要是拒绝了怕是会惹得她不高兴。

    只是身上擦药而已,虽然魏子阳也是有些慌乱但也算是镇定。

    走近陈筠儿的身边,魏子阳的眼神却是不敢望向那陈筠儿,因为陈筠儿现在身穿一层薄薄的纱衣,若是紧紧盯着看的话,就会时不时看到那女儿家曼妙的酮体,这不就是登徒子的行为了吗?

    所以魏子阳想了想,便打算干脆闭上眼睛。

    正当他打算闭眼的时候,眼神不禁一瞥,却是看见在陈筠儿的身边不远处,有一道极为细小微弱的光亮。

    若不是走近前来仔细看的话,倒是真的发现不了。

    魏子阳顿了顿,便是朝着那方缓缓地走去。

    陈筠儿先是看到魏子阳这动作,颇有些疑惑,随后便顺着魏子阳所去的方向望去,也是看见了那处点点光亮。

    魏子阳不等陈筠儿反应,就是走近那地方,终于发现,那发出光亮的东西竟是一块小小的玉石。

    那玉石浑身碧绿,晶莹剔透,在这漆黑的雨夜散发着清冷的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