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国雄 > 第五十三章:山洞
    魏子阳在那儿是等了好一阵儿,直到听见断崖之上是在没有他人的声音时,才敢在这绝壁上稍微活动一下自己的身子。

    刚刚稍微一动动,魏子阳就感到了手心一阵钻心的疼痛,双手微微放松,瞧了一瞧,这才发现自己双手已经是皮绽肉开,隐隐渗出了鲜红的血液,那掌边缘的地方更是被这藤蔓给划开了无数个小口子,辛辣疼痛无比。

    眼见自己这副狼狈的模样,魏子阳也是忍不住直摇头,露出了一副苦笑的表情。

    谁又能想到呢?自己历经艰险前来救陈筠儿,这下反倒好,陈筠儿没有救出来,倒是还把自己给搭了进去。现在自己这样子,莫说是救出陈筠儿,恐怕自身都难保。

    现在只能期待的是,这粗壮的藤蔓真是通往崖底的吧,若不然的话,到时候自己又得往上爬回去,这样的话,自己可就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呀。

    身体贴在这崖壁上,顿了一会儿,魏子阳终于是心中一定,便顺着这藤蔓向那崖底是缓缓地爬了下去。

    双手紧紧抓着这藤蔓,疼痛难忍不说,自己这全身还得经受住那丝毫未曾减弱的狂风骤雨的吹打,整个人浑身上下十分不舒服,如果今夜不能脱困的话,莫说是救出陈筠儿,恐怕明儿就得病倒不可。

    此时早已是过了半夜,整个东山都是被那瓢泼大雨给罩住了,散发着一种极为诡异的气氛。

    那林间的树枝被这豆子般大小的雨滴给打得“嗒嗒”作响,夹杂着那寒冷的夜风,将整个东山的深林给扰得不安生。时不时天空还会划过一道闪电,将这片本来就荒无人烟的地方给照个通亮,只是一瞬间,却又是眨眼而过。

    东山,被黑夜笼罩在了阴暗之中,使人忍不住是心生寒意,恐惧而又惊悚。

    魏子阳在这样的氛围之中,爬了一会儿,实在是太过难受,只得稍微停下来歇息一会儿。

    这不休息还好,休息下来,魏子阳却是发现了这崖壁上诡异的地方。

    那缠满藤蔓的山壁之上,隐隐之中,却似乎是暗藏着一道极为细长的裂缝,裂缝虽不大,但好似是可以容纳得下一个人的身型。

    这裂缝极为隐蔽,就处在魏子阳左脚下边不远的地方,和着那山崖的藤蔓,若是不仔细瞧,一般人倒是真的不能发现它。

    魏子阳犹豫了一会儿,再次是低下头去望了望这底下深不见底的藤蔓和山谷,终于是在心中打定了主意。

    这自己如果是错过了这处缝隙,一意孤行向下面爬去,却也不能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意外的情况,如果能进这缝隙中躲一躲,一来可以避一避这天上的瓢泼大雨,二来相对来说也是更为安全一些。等到之后,魏子阳再可以通过这藤蔓,爬到断崖上面去。

    再者,对于这处突然出现的神秘裂缝,魏子阳心中也是好奇不已,为何在这断崖绝壁之上,还会有这么个巧合的裂缝出现。

    想到陈筠儿现在还是安危不知,下定决心后,魏子阳就是事不宜迟,抓着这藤蔓,小心翼翼地往下爬去。

    只见他身形极为矫健,双手抓着这藤蔓,在即将要到达那缝隙旁边的时候,用腿往后一撑,双手用力一荡,就是跳到了那旁边缠满藤蔓的山壁上,还未等到身子下落,却是双手猛然向前一抓,就将那藤蔓是紧紧攥在了手中,保持了身子的平衡。

    深呼了一口气,神情一凛,魏子阳就是纵身一跃,竟是翻过了那陡峭的绝壁,稳稳地站在了这裂缝旁边突起的岩石之上。

    那处岩石极为细小,再加上此时雨势颇大,岩石上下都是湿漉漉的,很是泞滑,寻常人不要说是站立,就连蹲在上面都是不可能,而这魏子阳却是能够稳稳站立,这就已经很是了不起了。

    当然了,如果长时间在如此泥泞的岩石上站立饶是魏子阳也同样做不到,所以没等片刻,魏子阳便借着刚才冲过来的余劲儿是再往前轻轻一跃,就是跳进了这崖壁上的缝隙之中。

    不多不少,刚刚恰到好处。

    他本以为这崖壁上的裂缝没有多深,但进来以后才发现,这里面却是别有洞天。

    这裂缝极其幽深,一眼是望不到底,漆黑的石壁上只能是隐约瞧见些许斑驳的蛛网和青绿的苔藓,仿佛是许久都不曾来过人一样。

    魏子阳本来就是想在这洞里面躲躲雨,避避风声,等风声一过再上崖顶的,却未曾想到这裂缝内竟是藏有如此玄机,这就叫他的好奇心是提了起来。

    这时候,魏子阳却是眼睛一瞟,就发现那裂缝内靠近石壁的角落里似乎是有些许的光亮,在这漆黑的环境里是格外醒目。

    魏子阳大感意外,便不自觉地是缓缓靠近了那处地方。

    走近一看,魏子阳却是大惊失色,神情忽然间就变得严肃了起来。

    只见那在这黑夜中闪闪发亮的东西不是别物,正是那陈筠儿头上常戴的发簪。

    原本还苦于没有陈筠儿的下落,这下倒好,不偏不倚的在这洞穴之中竟然发现了她随身携带的玉簪,这怎能让魏子阳不感到惊讶。

    魏子阳脸色一凛,就向着这里面幽暗深邃的地方是望了过去。

    既然这陈筠儿的发簪在此,是不是也就意味这陈筠儿本人也在此处呢?

    魏子阳心里想着,这种可能性是极大的,但他此时却也是疑惑不解。

    为何陈筠儿的东西会出现在这个地方?难道是劫匪将陈筠儿给带到了此处严加看管?

    可是那又为何不与自己在这断崖上见面,而是在那山顶见面呢?

    如果陈筠儿果真是被劫持到此处的话,那么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同他们在这断崖上见面,这样既省时间,又省精力。

    而且让魏子阳更费解的是,这劫匪们又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的将陈筠儿带到这里来呢?

    这处崖洞位于绝壁之上,要进入这洞里就需得从那山崖自上而下,沿着这崎岖的藤蔓才可达到。这难度可是一点儿都不小的。

    魏子阳越想越是觉得纳闷。

    当然,以眼下的情况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往这洞内一探究竟,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即可。

    想到这儿,魏子阳就决定开始动手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弯腰捡起来地上的一块儿石头,这才轻轻地朝着那洞里走去。四周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魏子阳能做的就是一边紧握那手中的石头,一边抽出自己带在身上的短刀,横立于胸前,准备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意外。

    越深入那洞内,道路便是越来越崎岖窄小,魏子阳不得不稍微低下自己的身子,弓着腰缓步前进,而这也让魏子阳的内心是越来越紧张,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事情会是什么。

    魏子阳本以为走上一段路程就可以到底,却没想到这已经走了大约有一段时间了,但这路却依旧还在继续着,弯曲泥泞,一直往那里面延伸,仿佛是根本没有尽头一般。

    走了估摸着又过了一会儿,魏子阳突然感觉到前面传来了隐隐水声,随着而来的,就是一丝丝微微的弱光。

    这不禁是让魏子阳大感意外,心中一震,便是朝着那里面是警惕的走了进去。

    他不知道这里面是否会有其他人,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其他事情发生。

    脚下步子加快,魏子阳就是渐渐接近了那处散发着弱光的地方,随着这距离的越来越近,渐渐地,那光亮开始是越变越强,随后便有一个很大的洞口出现在了魏子阳的面前。

    这处洞口很是宽阔,和那之前的羊肠小道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魏子阳稍一犹豫,便是进入了这洞中,这才看到了令他惊奇的一幕。

    洞中三面环壁,一面则有一道水幕是从天而下,挡住了那背后的石壁,那水幕不是瀑布又是什么?

    只见那瀑布的上端有一个颇大的洞口,那外面此时正有雨水冲刷进来,配合着这飞溅的瀑布,将这洞内是弄得满地皆湿,没有一处是干的。

    那瀑布涌下的地方则是有着一池潭水,潭水很是清澈,却并没有鱼儿在其中。

    魏子阳看到这儿,不禁也是张大了嘴巴,看这架势,似乎这崖壁上的山洞还能与外面连通不成?

    魏子阳刚刚想完,眼睛往那泉边一瞟,却是兀的发现那泉边竟是有一个人躺在地上,一动却也不动。

    魏子阳大惊,不禁是赶忙跑了过去,这才看清楚那人是谁。

    只见那人身披纱幔青衣,隐约可见曼妙身姿盈盈而卧,青丝如云,云丝如飞,相互是纠缠在一起,额前光滑如玉,柳眉弯弯似月,粉嫩的腮红配上樱桃小嘴甚是可爱;朦胧纱衣之下,酮体若隐若现,勾勒出了那完美无缺的身材;羽睫轻颤,隐露晨光,灵目微闭,恬静优雅。

    这人不是那被劫持了的陈筠儿的话,又是谁呢?